当前位置: 首页  南湖视点

来自“史上最温暖图书馆”的尊重

【作者】:郝秋慧 【时间】:2014-12-18 【人气】:

11月11日,76岁的拾荒者章楷照旧来到杭州的图书馆报刊阅览室,他用竹竿挑着的两个装垃圾的大口袋证明了他拾荒者的身份。而在这座图书馆里,并非只有他一个看似与此环境格格不入的人。

杭州图书馆作为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的成员馆,一直秉承其对公共图书馆不分种族、年龄和人群的服务原则,由此被网友称作“史上最温暖图书馆”。而这座图书馆每晚闭馆之前都会送走它的最后一批客人:衣衫褴褛的拾荒者和流浪者。这一幕在副馆长梁亮看来并不奇怪,反而因为图书馆的走红而惊讶:“我们只是践行了一个公共图书馆应尽的理念”。

拾荒者作为社会的底层生存者,这座对所有人开放的公共图书馆是他们了解这个社会和世界的一个重要窗口,即便整日风餐露宿、衣衫褴褛、浑身脏兮兮,他们也拥有阅读书籍、获得知识的权利,渴望在书籍中得到人性的平等与尊重。

拾荒者的身份并不会使他们在图书馆这个神圣高洁的知识殿堂觉得尴尬,因为图书馆对他们表示尊重,拾荒者们在这里的角色只是一个普通的读者,这里不介意他寒酸的外表、褴褛的衣衫、破旧的行囊,他们获得了在社会上鲜得少遇的平等与尊重。自然他们也会用举动来回应这种尊重。正如古时晋阳的豫让:众人遇我,我故众人报之;国士遇我,我故国士报之。

于是他们对书籍无比尊重,会在阅读前反复洗手来表达这种尊重。

有人对图书馆里有流浪者和拾荒者表现出不满,认为他们身上的气味使他们无法安心读书。“我无权拒绝他们入内读书,但你有权选择离开”,杭州图书馆馆长褚树青对此表示回应。于是我们在这座图书馆里看到了人性上的平等与尊重。这就是杭州图书馆被称作“史上最温暖图书馆”的温暖之处。

社会底层的人受到不平等的对待屡见不鲜,著名导演吴念真曾说过:“残酷的生活太容易暴露人性中的恶。”少数人认为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身上有这种人性上的恶,而人人都对恶事物表现出恐惧,希望对其避而远之。这种等级分明的观念存在的历史已无法去追溯,它已经成为一种观念和意识,像是病菌被无形的传递着,人与人之间互相感染着,这就成为了社会通病。于是,当温暖仍能触动人心的时候,唤醒我们的是恻隐之心、羞耻之心,而非对人性尊重的敬畏之心。杭州图书馆就像是一个大同制度社会,在这个国度里面,人人都能享以尊重,无论社会地位如何,人人都一样平等。

当我们以“土豪”等字眼去定义社会的某一群体,当我们从口中对某一群体表露出鄙夷,我们就染上了等级分明的“病”;当我们在抱怨社会不公的时候,就应该知道自身就是这一秩序的践行者,我们以自身认为的公平去定义公平,这本来就是不公。所以杭州图书馆表现的尊重与公平会如此振奋人心,仿佛净化剂一般涤荡着被社会种种观念束缚已久的心灵,温暖了对社会合理秩序抱有希望的人们。

马丁·路德·金说过: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孩子将生活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这也是我们梦想的一天。

【作者】:郝秋慧 【时间】:2014-12-18 【人气】:
昵称:验证码:


【注】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你的评论不代表南湖思政网的立场

  6、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