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特别关注

大学生兼职频遭黑手,维权之路该怎么走?

【作者】:郑键、王茂海 【时间】:2015-03-26【人气】:

“兼职”这个词对大学生来说并不陌生,据调查显示,在校大学生中有过兼职经历的比例已逾60%。通过兼职,使学生对社会环境、企业态度等都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对他们之后步入社会都有着深刻的影响。然而,我们经常会听到大学生兼职所遭受的种种不公待遇,大学生既不属于尚未成年的初高中生,也不属于久经世事的成年人,在这一尴尬的年龄段里,大学生的维权相比其他显然面临着更大的困境。

(图片来源于网络)

根据记者在校园内做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有65.6%的同学表示曾遭遇过兼职中权益被侵害的现象,94%的同学认为私营小企业和中小企业存在着较高的兼职风险。此外,大学生自身匮乏的社会经验给了非法中介和黑心商家可乘之机,加之对相关法律了解较少,很多学生在受到侵权时往往选择忍气吞声。

“就当花钱买了个教训”

2013年暑假,文传学院的王郁(化名)只身前往厦门,并在人才市场里找到了一份暑假工。“招聘人员给出的工资标准是70元/天,一天工作8小时,初来的工人不在加班的范畴之内。”在经过简单的考虑后,王郁成为了该公司流水线上的一名工人,工作的内容是制作网球。

尽管有过心理准备,但流水线上的生活远比王郁想象的辛苦。在因一次意外的工作戳破手指头后,王郁向老板提出了辞职。根据王郁的计算,在受伤前他一共工作了10天,按一天70元计算能够获得报酬700元。但是老板以其未能工作满2个月为由,没有给王郁一分工资。在和老板争论无果之后,王郁最终选择了忍气吞声。“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呗”,谈及这次兼职经历王郁无奈地说道。

今年3月,民社学院的杨骏捷(化名)看到周末学生兼职的广告后,按照传单上给出的地址来到了位于光谷附近的面试地点。面试官在对杨骏捷提了几个简单的问题之后,要求其缴纳兼职保证金200元。尽管满腹疑惑,但在看到其中不乏本校同学的满满几页登记缴费名单后,杨骏捷还是逐渐放下了防备之心。

然而第一份工作却并不让杨骏捷满意,“150元一天的推销变成了70元一天的发传单,这与之前的承诺大相违背。”一个星期后,杨骏捷找到了该中介机构说明情况后,要求对方再换一个工作。这次他汲取了前一次的教训提前了解好情况,然而对方给出的工作还是无法不让他满意。几次协调未果后,杨骏捷要求中介机构退还保证金,对方却以是杨骏捷本人原因为由仅退还一部分保证金。

“还能怎样呢?下次多长个心眼呗”杨骏捷说道。

学生兼职维权问题出在哪里?

尽管数据显示有超过65%的学生受到过兼职侵权,但却鲜有学生用有效手段进行过维权。记者曾向中南民大法律援助中心了解过情况,援助中心的负责人表示很少收到学生就兼职问题进行的投诉。尽管鲜有学生投诉,但是法律援助中心的负责人表示这并不代表学生们没有遇到问题,只是很多人想不到或不愿意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怕麻烦是大学生的普遍心理,他们担心维权成本高,时间太长。

 在王郁和杨骏捷看来,涉世未深的在校大学生身份让他们对这样的问题显得比较无奈。面对记者提出的找相关部门维权的问题时,王郁和杨骏捷分别给出了“不知道找那个部门维权”和“找哪个部门维权也没用,反正我损失又不大,就当买次教训”这样的答案。

记者就“劳动保障咨询热线号码是多少”这个问题随机采访了10个人,竟没有一个学生知道号码为12333。而事实上,由于兼职工作大多是钟点工、短期工,用人单位几乎不与兼职的大学生签订劳动合同,都是口头协商工资,结算时,随意压低工价,甚至低于最低工资标准。没有用工合同也就无从维权,有部分学生到劳动监察部门投诉,大多因无劳动合同而被拒。

学生身边的维权机构

虽然兼职维权很难,但并非无门。据我校社会实践基地的负责人兰月(化名)介绍,实践基地曾帮学生解决了数起兼职维权纠纷。通过联系,记者找到了当事人化材学院的林帆(化名)和数统学院的李雪瑞(化名)。

据林帆介绍,去年她曾在某企业的糖果烟酒展览会中找到了100元/天的礼仪小姐兼职。工作的时间原本是8:30开始到下午4:30结束,期间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在前两天的工作里,企业都是按时上下班。但在最后一天的兼职快结束时,老板突然要求增加一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并将下班时间顺延到5:30。“这明明和之前约定的时间不一样,我当时就对老板说要么加工资要么提前下班”林帆愤懑的说道。不料老板非但没有同意她的要求,反而对林帆吼了几句。“我觉得心里委屈,遂打电话给了校社会实践基地,同学赶来了解情况后和老板理论一番,自觉理亏的老板向我道了歉。”

李雪瑞在大一时曾通过兼职机构介绍在某超市做厂房的产品直销工作。“因为该工作是直接与中介人接触的,所以李雪瑞并没有同工厂或者是超市有直接联系。有一天晚上,因为一些原因我走的比较晚,直接从超市的出口直接走出而不是员工通道。但当我走出超市的出口时,报警器却突然响了,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忘记解开了制服。”在李雪瑞看来这本来就是一件小事,但是超市的工作人员却认为这是盗窃行为,并要求其赔偿2000余元。沟通无果之后,李雪瑞直接找到了中介,但是中介并没有时间理会。无奈之下,李雪瑞又再一次找到了兼职中介,通过协商最终赔偿了他所有的工资。在经过这件事后,李雪瑞也从该中介机构辞了职。

尽管这数起兼职纠纷被解决,但是在遇到一些非法中介等问题时也无能为力。在这点上,负责人兰月认为这还是要以预防和提高警惕为主。

兼职骗局花样多,学生兼职需谨慎

据兰月介绍,当下的兼职骗局主要归为四种。第一种是非法中介,这些非法中介一般具有无营业执照或营业执照过期、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非中介机构却也在经营其他项目时兼营中介等三个特征。此类“黑中介”引诱学生前来报名,收取中介费。一旦交完费,“信息”则遥遥无期,或者找几个做“托”的单位让学生前去联系。第二种是收取抵押金。一些用人单位在招聘时,往往收取不同金额的抵押金或收取身份证、学生证作为抵押物。“骗子们无论说得有多天花乱坠、多么动人好听,无非都是利用你急于求成的心理骗钱,只要你紧紧捂住钱包,他就没有任何办法。那些所谓指定地点体检、到别的地方面试、交档案保管费、服装费、登记费、上岗费、押金、手续费、存档费、报名费、保密费、预留职位费、保证金……名堂多花样新,其实都是为了骗钱。如果在工作遇到交纳抵押金或扣证件等行为就可以判断该招聘是非法的,危险也在其中。”兰水月说道。第三种骗局是娱乐场所高薪招工,有些娱乐场所以特殊行业的高薪来吸引求职者,其工种包括代客泊车、侍者,年轻学生到这些场所打工,往往容易误入歧途。娱乐场所人员来往频繁,鱼龙混杂,这也成了大学生兼职侵权的高发区。最后一种是以虚假信息为诱饵骗财骗色。面对这种情况要提前有准备,女生最好不要单独跟男家长进家门,要去也多找几个同学陪伴。

记者从洪山区人民法院了解到,教育部和财政部联合发布的《高等学校学生勤工助学管理办法》是目前大学生兼职维权的主要法律依据。该管理办法规定,大学生在校外兼职的酬金标准不应低于学校所在地政府的最低工资标准。(武汉市最低工资标准是6.5元/小时)对于用人单位的以下行为用人单位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刑事责任:1、延长劳动者工作时间,2、克扣或无故拖欠劳动者工资,拒不支延长工作时间工资报酬,3、劳动安全措施和卫生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或未向劳动者提供必要劳动防护用品和保护措施,4、用人单位违反规定解除劳动合同或故意拖延不订立劳动合同。

校法学院的王瑞教授(化名)就大学生安全兼职的问题上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在兼职时,要与用人单位签定用工合同,在合同中要把工作时间、工作报酬等情况写明白;当涉及到押证件、财物时,要据理力争,不能轻易把自己的证件、财物交给用人单位;大学生在人身、财产受到侵害时,可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与此同时,还要善于保留证据,如收费的收据、谈话录音等,以便日后与用人单位协商时使用。

(鉴于被采访者要求,文中出现的人名均系化名。)

【作者】:郑键、王茂海 【时间】:2015-03-26【人气】:
昵称:验证码:


【注】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你的评论不代表南湖思政网的立场

  6、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