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广角镜头

手艺人之制陶人

【作者】:俸清艳 【时间】:2015-03-26 【人气】:

老人常说“饥荒三年饿不死手艺人”。手艺人,通常指的是“以手工技能或其他技艺为业的人”,现在“技艺高超的手艺人”又被称为“匠人”。手艺不分行业,正所谓行行出状元:雕刻的、画画的、写对联的、补鞋子的……这些都是你我身边的手艺人。

在作者看来,简单来说,手艺人就是有一技之长并以此为生的人。无论出于追求利益抑或精神娱乐之目的,在长年累月地操作中,他们都希望自己的某种技艺更上一层楼,为此而不知疲倦的努力下去或追求下去。他们是生活中再普通不过的人,他们用自己的手艺来运作生活。也许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没有太大的技艺追求,一切都只是为了“淘生活”。自食其力,用自身技艺养家糊口,这种信念也可称为匠人之心。

遗憾的是,越来越多的传统手艺随着城市的发展和社会的变迁正在慢慢地淡出人们的日常生活,有的甚至已经濒临消失。这些技艺曾经是手艺人依赖的谋生技能,而今天,它们更是一种传统、一种风情。影像和文字能够帮助我们记录下这些我们曾经所熟知的手艺,让越来越多的人重新看见、重新了解——《制陶人》。

      

     1.碗窑村位于云南省临沧市机场附近,一直以来整个村子的人都以制作和售卖陶制用品为生。制作陶器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步骤被称为“烧窑”,村子也因此得名“碗窑”。这里的村民制作陶制品皆为手工,家家户户都有一间或几间房专门用来当做制陶的工作坊,制陶这门手艺养活了这里一代又一代的村民。

     

    2.制作陶器首先要将从山里挖回来的泥土存放在库房里,用水浸泡着,泡过之后的泥土更容易敲打,等到开工的时候再把泥土拿出来。泥土并非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需要到机场旁边的山脚下去挖,挑选出质地细滑、掺有沙子的方可挖出来作为原料。

    3.正如邓师傅所说“没有沙子,做出来的罐子就会漏水。”由于可用的泥土越来越少也越来越难挖,每次都要挖大量回来保存。

    4.邓师傅的妻子告诉我们:“以前就有人因为挖泥巴,一不小心就搞残疾啦。这种泥巴要挖的很深才能挖到的,很危险。现在干这个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5.接着就是陶器品的塑型工作。一堆一堆的泥土要变成有模有样的成品就要进行塑型,塑型主要有四道工序:塑造底部根基、上半部、晾晒、掏空。

    6.村子里以邓姓居多,四十五岁的邓师傅和妻子从十五岁起就跟着老师傅学手艺,至今为止制陶已经有三十年了,两口子靠此养家糊口,供着女儿在市里读书。两口子聊到在市里最好的中学读书的女儿,两个人满满的都是骄傲和幸福。说起高考复习的辛苦,他们说:“其实做什么都一样的辛苦,人哪,总是做不成这一件,就会做成另一件,反正总有一件事是能做成的。像我们就是不会读书所以才来做手艺。”                        

【塑型】

    7.夫妇俩的工作坊旁边是另一位邓师傅正在操作,这位年轻的邓师傅从十五岁开始学艺,制陶到现在也已将近二十年。

    8.像这样的大罐子邓师傅一天可以做三十几个。

 

    9.工作坊里忙来忙去,衣服上都沾上了泥。

    10.小邓师傅笑笑:“就是脏了一点,其实就和打工差不多,都是自己赚钱自己花嘛。” 

    11.在这个小院子里还有另一间工作坊,里面正在做茶筒的是彭师傅。 

    12.彭师傅1979年开始制陶,到现在也三十六年了。 

 

    13.他一边把塑好型的茶筒放置到一起,一边跟我们说:“那时候没书读,我读完小学只能来做这个了。” 

    14.彭师傅又补了一句:“像这样的茶筒,我每天能做百十个呢”。

    15.故乡把午后两点多吃米线和米干来填饱肚子的习惯称作“吃晌午”,彭师傅吃完晌午回来把晒在院子里的成品翻了面,使它们能充分晒到太阳。他为我们介绍:“这种茶筒在外头卖八九十、百来块,我就卖六十块钱一个。” 

    16.陶器在烧窑前先要进行上漆。上漆的土办法就是抱着这些晒成白色的半成品在漆水里滚动,着色均匀,讲究的是技巧。 

    17.小陶器的着色还容易些,大的罐子除了技巧外还得靠力气。

    18.上漆、装窑是一线完成。

    19.上漆当天,全家老老小小一起出动,将这段时间做好的所有半成品搬到窑前,由有经验的父辈们逐个上漆。

    20.碗窑村里,制陶的人家每家都有自己的工作坊,窑子则是几家人合作建成,用来共同烧制。左邻右舍有时难免会闹别扭,但仍然能和睦相处。

    21.上完漆后,再把干透的陶器一个一个装入窑中,窑外的人把陶器递进去,窑里的人接应着装好。整套工序看似及其复杂,但只要掌握方法,制陶也并非是件难以完成的事。正如彭师傅所说“什么东西都是要你去学,学会了也就不难做。”烧窑要烧一天一夜,烧完后这些成品就可以作为产品出售啦。村民所说的“火中求财”大概如此。

    22.彭师傅的儿子、女儿趁寒假回家也来帮忙。彭师傅对我们道:“如今儿子已经考上大学,下一步就是希望儿子完成另一件人生大事,娶个好媳妇”。在上漆时他也笑个不停:“儿子,结婚啊,经常打打闹闹倒不要紧,关键人要有良心”、“儿子,穷一点也不要紧,关键要相互信任”。

【成品】

制成的陶器有大罐、小罐,用来腌咸菜或放置其他东西,也有水壶、茶筒、盖子、盘子和一些作为装饰的工艺品。所有做好的陶器只有少数几个留着作为家用,大多数都向外出售。由于碗窑村的名声,很多来往的顾客特意从城里开车来挑买陶器。咸菜厂、酒厂也会来批量购买。                               

【双手】 

  

    劳作后的双手沾满的是泥土、是汗水、是岁月、是对家人的付出,承载的是对幸福生活的期望。

结语:随着城市的发展,碗窑村学制陶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村里的有经验的制陶师傅仅存于父辈这一代。这样的现象也并非只见于制陶这一传统手艺,其他传统手艺在在经受着相似的变迁。当手艺不再是一种可靠的谋生手段时,是否意味着它们将会被人们所遗弃?如今,如何对传统手艺的保留以及保留程度成为了一道充斥矛盾的问题,而镜头和文字的记录,只是其中的一个途径。  

   

【作者】:俸清艳 【时间】:2015-03-26 【人气】:
昵称:验证码:


【注】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你的评论不代表南湖思政网的立场

  6、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