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原创空间

心无尘

【作者】:张咪咪 【时间】:2015-06-12 【人气】: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浮名浮利,虚苦劳神。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虽抱文章,开口谁亲。且陶陶,乐尽天真,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子瞻的词向来是豪放不羁的,一如那句“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至今读来仍会让我记起一位鬓发斑白的太守带领浩浩荡荡队伍出城狩猎的情景。对于子瞻,我只是惋惜,他有才,有情,然而他生在那个不属于他的年代,北宋,风雨飘摇,政权频繁更迭,他的诗,他的志……总随那政治的洪流浮浮沉沉,德国诗人荷尔德林说:“在贫瘠的年代,诗人为何?”词人也是如此,遭逢乱世,“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只能把一杯苦酒悄然吞下。

   《行香子》词牌名,又名《爇心香》,双调小令,六十六字,上下片结尾以一字领三个三言句,此词上片“中”字相同,下片“一”字领三小句,音节流转悦耳。“行香”即佛教徒行道烧香,词名本此。词牌多用于哀婉,凄叹,感时伤怀,怀旧思乡之作。

    有人说苏子是一位思想复杂又个性鲜明的作家,说他这首词抒凛然抱负有之,表露消极避世亦有之。我想这与他的人生际遇有莫大关联吧!人在官场,有多少身不由己?不随物喜,不以己悲,是范仲淹的向往,也是世人所向往的吧!偏偏潇洒如苏子,却也不能免俗。

    皎洁空灵的月,夜清澈无尘,它失了白日的喧嚣,忙碌,此时寻一幽静庭院,摆一石桌,一张琴,一樽酒,岂不美哉?快哉?十分的清酒甘香爽口,品酒听琴又何必为浮名虚利伤神。“梦中身”出自庄子《齐物论》“方其梦也,梦之中又占梦焉,觉而后知其梦也,且有大觉而后知其大梦也,而愚者自以为觉。”庄子思想意出尘外,不论是梦蝶还是鹏飞九天,他早已跳脱俗世,对人世,不留恋,只笑看。可苏子只是凡尘的一介书生,在政治洪流的屡屡冲击下,又怎能真的乐尽天真,潇洒转身离去?滚滚红尘,苏子不能,我们亦不能。人生于己,匆匆数十年,如流沙逝于掌心,昨日不可追悔,明日尚未知晓,且顾眼下,只有走得好眼前的路才担得起未来。

   子瞻的豪气怎地不会输给他人,上片由景入情,心绪难抑,月下独酌,叹岁月老去,宋元祐年间政治争锋激烈,苏子既欲参政,又畏祸及身,此时苏子已到耄耋之年,夹杂着暮年和政治失意的苦闷,他的满腹华章,又全付东流,此刻只能感叹孤影谁怜。所幸他还是我欣赏的苏子,他在思量:”几时归去,几时归去”……可见他又豁达乐观,安慰自己不该离去,也许这一切都会好转,再等等。这就是苏子,任风雨欲来,他依旧笑对人生,这样的你,颠沛流离;  这样的你,潇洒不羁,我该说什么?佩服你,还是心疼你?

   古代文人的命途总无奈与政治相连,谢灵运、嵇康在政治斗争中站错了队伍,最终命运凄惨,柳永一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就被仁宗批评,奉旨填词。然他的词却在街头巷尾,传唱不绝。隔了政治这一重山,古人的“仕”与“隐”显得尤为矛盾,不入难展抱负,一入则官场洪深似海,漩涡带的他们身不由己,谁又知前方该何去何从?

    倘若有来生,愿苏子散落在一个容得下纯文学的年代,真正散漫在山水间,泛舟,听雨,作诗……

 

【作者】:张咪咪 【时间】:2015-06-12 【人气】:
昵称:验证码:


【注】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你的评论不代表南湖思政网的立场

  6、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