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民族团结

“村前村后”

【作者】: 【时间】:2009-11-19 【人气】:


 编者按: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说道:“城里人可以用土气来蔑视乡下人,但在乡下,‘土是他们的命根’。那些被称为土头土脑的乡下人,他们才是社会的基层。”

       以前的人出门上学,家里人总会用红纸包上灶上的泥土给他们带着,假如在外水土不服,想家,就把红纸里包的东西煮一点水吃。在父辈祖辈那里,农村就是家。但社会的变迁是如此的迅速,“农村”二字在许多青年人的眼里,“灰”了太多,也“土”了太多,想再捧起当年那块土,却忘了,为何要带着那块土。

       于是我们在看到这篇文章时,满心欢喜,冲动地一定要将它展示出来,这是一份尚且稚嫩的暑期调查报告,这只是一个大二的学生看农村的视角,但是那一声让青年视线关注乡土的呼吁却掷地有声。

        这个村子,距离喧嚣的城区不到一千米,从这个数字上来说,它在地理位置上并没有被“城市社会”抛弃掉。村口的一座高大的石门,旁边一个站立着的大牌子上面赫然写着朱红的“潘岭”两个字,提醒了路人,这片是潘岭的辖地了。

        从那座贴着红褐色的瓷砖的大门往村里延伸的是一条崭新的水泥路,赤白赤白的。在路的岔口处的那个小卖部,几年前是一个简单的单层楼,底下一个大铺面,上面顶着一个空的楼架,窗口像一个骷髅眼,黑洞似的看不清楚里面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生活环境。如今,阳光落在那块茶绿色的窗玻璃上,光线正好折射出来,从远处看去,只看到一个金黄色的点印在窗上,再也不是一个看不到底的洞了。

       城市的孩子是六个大人围着成长,农村里上大学的小孩是一家人围着,还无法摆脱掉怨念。

        和大舅妈走在村道上,路上碰巧遇到一个刚从田地回来的妇女,单车车后座搁着一把铁锹。看到我便聊起了自家正在上大学的闺女,埋怨起养一个大学生不容易,全家一个工作的哥哥、一个出外务工的爸爸和眼下边种地边找些外面的活干的妈妈筹集一台电脑的费用。相比之下,这个姑娘也许还是幸运的,她不但上起了大学,还消费起了村里大部分孩子不敢奢想的电子产品。

         就在5年前,我的玩伴,她和我一样,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学生。现在,我在这里继续我的学业,她已经在5年前的那个分叉路口走上了工作的路。她的妹妹,初中毕业后也紧跟上了姐姐的求财路。她们的母亲,起早摸黑,不仅要顾及家里还要兼管娘家的地,起初看到我总会说:哎呀,你的命好呀,看我们家的那俩妞,读书也读不好,就不叫她们浪费钱了,干脆去打工算了。后来,也许是我的玩伴在外面混出了个模样,她便也不再粗声粗气的怨这叹那的了,倒是说起了她的工作怎样的好。

       围墙里,是不是农村教育的缩影呢?

        四四方方的围墙里,围着的是“祖国未来的希望”。虽然这块地的面积不大,但是一些基本的设施都具备,两个水泥乒乓球桌,四块绿地,两栋主要的教学楼相对而立,侧面的是简陋的教师宿舍,低矮的小平房,起居饮食全在里边。不知道有多少个老师搬进来又走了出去。从房子上面一层层的补丁,可以看出它们经历的年月已经很久。

        小学里的老资格算是现任的校长,是本地人。还有一位在很久远的时候从外地来的女老师,她管理学校的财务,还兼顾四年级的数学。十几年间,有的老师下海经商了,有的爬上了更高的职位,一些城里来的老师忍受不了这样乏味的工作走出了这座村子,唯独他们留了下来。后来,又有一个年轻矮小的老师加入了这个圈子,她也许不会离开,因为她的丈夫是当地人。据了解,近些年来也有一些老师进进出出,但是,都只是把这里当做了一块跳板,一个没有选择的选择。

         数年后,围墙里多了一个篮球场。在学校的附近那个公用的操场终于被替换掉了。在2006年的夏天,这个小学实践了首次的英语教学。一个语文老师随着时代的需要也调换了岗位,教起了英语。

         来回几趟这个村子,有一次,夜色已经有点昏暗,往外走的时候,迎面一个小男孩,瘦高的样子,抱着个篮球,刚好他的父亲也从外边回来,劈头就骂他整天只知道玩球,地里的活也不懂去帮忙・・・・村里的小孩子没有暑假班可以去,没有额外的教育,有时候家长能够兼顾到他们的安全也就尽到了最大的责任。

         一般每户人家都会有个自家挖掘的井;以前都会有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来检测水质,前几年开始就没有人来了,一些村民自己感觉到煮出来的水不对劲才拿到水站化验・・・

         根据调查,以前一些住在一起的人总会共用一口井,后来,由于周围的环境被污染,生活垃圾随意丢放,家畜的粪便没有合理处置,久而久之,附近的地下水受到了影响。公共井被抛弃后,每家每户渐渐建起了自家井,一口井一个盖外加一把锁。但是,谁都没有想到村子的地下水水质在一天天下降。

         一户姓钟的老人家,最近几个月发现一个问题,煮开了的井水总会在锅的边上留下一层白色的东西。他们马上想到那口井附近的环境。由于在井的附近还住着一些人,洗衣服的水总是顺手倒到井旁边的小沟,老爷爷总是说:“说也说不听他们,每一回看到了都会提醒,但是那些人就是不理会。”值得一提的是,那些人也在用这口井的水。

         当我问及他们村里没有人来检测水质的时候,旁边一位村委就说,以前都会有人来这里的自来水塔去取水样拿去化验,现在没有人来了,要觉得有问题的话自己拿去水站。

         在农村的饮水问题上,存在着多方的责任。首先是村民的安全意识薄弱,认识到水质是否和标准以及对身体的危害的是少数。因此,政府部门和村组织应该加强相关的宣传、研究,改进技术,具体可以从这几方面着手:1、通过广播、电视、报刊等多种途径,加大宣传工作力度,提高社会对饮水安全工作的认识。2、在《技术规范》的基础上,尽快完成农村饮水工程设计技术手册。3、开展农村饮水安全信息化管理研究。劣质水处理技术和设备研究;4、农村废水集中处理技术研究。5、加强培训和技术指导。要聘请有农村供水经验的专家,组织不同层次的培训,提高项目管理人员的工作能力和业务水平,并经常下基层进行技术咨询和指导。

         其次要引导村民要加强对作为农村生活用水水源的小河、小溪、水塘的保护。要大力保护农村供水水源地,加强对农村生活污水、养殖业污水和工业废水及固体污染物的排放管理,加强对农业生产使用化肥和农药的管理,提倡科学施肥用药。

         最后,解决这个问题还关及到整个村子的规划、管理。科学的归一化整,垃圾池以及排水系统等的合理建置这些都要写进农村建设的进程。

        农村安装太阳能和建造沼气池,政府出资6002000元,个人只需要负担600,同时,政府还会提供“全程服务”

        为了鼓励村民使用绿色能源,充分利用资源,政府出台了这样一项惠民政策,对于安装太阳能以及建沼气池的村民给予一定的补助,减少农民负担。这项政策使得村中的一些资源得到了重复利用,而且减轻了能源消费方面的支出,村子的生态环境也得到了保护,一些村民自使用这些技术之后,原始的木柴做燃料的方式被替代了。

        然而,在实践过程中,却出现了一些让村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政府虽然同意负责一部分费用,但是强制要在他们特指的地方去购买安装的材料。“连一块瓷砖都要从规定的地方购买,这是政府提供的专门服务。”村中一位熟悉这个事情的人士不满地说道。在一些人群里,提起这个问题,大家也都称赞这个措施真的给村民们带来了好处,只是同时质疑为什么要在指定的“能源办公室小组”购买,并且开出的价格比同行的价格要高出一截。

        和村里的一些知晓村里事务的人聊天当中,得知几年前一个田地改造工程中一些人称“内幕”。当时中央划拨专款整治农田,每亩2000元,本村是一共920亩,按理应该有本村安排相关工作,自由支配这笔钱。但是,有关人士透露,申请表等一系列手续就花去了一大部分钱。最后用剩下的钱请人马马虎虎的搞了一下,据村里的人反映,修了没多久的田堤已经出现裂缝了。

        一些村民曾经这样评价:如果政策能够真真实实的落在点子上,农民就幸福得不得了了。我认为,政策的好坏,制定者肯定要周详,顾及多方利益,如果实践中没有落实到位也不能说是一个好的政策,这就需要每一个层级的政府,每一个环节都要做好,其中最主要的是需要一个利益之外的机构去监督。不要让中央的一番好意变成一些政府官员“有粮可啃”的机会,最后还招来骂名。


        孤零老人的保障,大病大困者的“救星”


      五保户,无儿无女生活无保障的孤寡老人。在这个村子里,这些老人是靠着国家的钱供养,每个月几百块钱的生活费以及逢年过节发放的一些物品都会如数到达他们的手中。以前是生产队7队的一户老人,老奶奶已经80多岁了,虽然是一个人住在那间旧宅,但是一直得到大家的关心。村委的大妈是个嗓门大热心肠的人,时常到她老人家那里拉家常。据了解,小学也会组织学生去探望五保户,偶尔的闹腾让老人喜笑颜开。采访中问到村中的小孩,他们说到了曾经到老人家里包饺子,帮他们打柴,晚上还把饭菜煮好了同学才离开。从上到下,一个村子的人都把这些老人放在了心里。

        合作医疗保险,切实的解决了一些十分贫困家庭的医疗支出,但是,随着这项工作的展开,问题也随之而至。由于合作医疗保障中规定了只能是在一些药品才能够报销,而且医疗费用达到一定的数额才能报销。这就使得很大一部分人在看病的时候出现让他们不愤的事情。本来不需要住院的人要住院才能给你报销,用药方面专挑不是特定范围内的,最后并没有得到实际的优惠反而费用还会比没有医保更加高。所以,在实践的过程中还是存在很多利益纠纷的问题,医院和政府双方没有协调好,没有监督机构去管理,医院只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土地征用,是很多村民的痛;失地农民保障,江苏常州市武进区止农民之痛的一帖药


        在调查中,了解到“名山村”的村民与政府在征地问题存在着很大的分歧。因为名山村处于城郊,刚好是在城市发展的方向范围内。该村大部分的土地被规划在道路建设的范围内。到村中去可以看到家家都建起了围墙,尽可能大的圈地。采访中,一户姓张的人家里的老人一直在重复:“以后我们还不知道要住哪里呢!这些地都不是我们的了,都不是我们的了````”在问到老人政府不是给了补偿吗,她放低声音说道:一亩才卖几万块钱,你看我们家一家几口人啊,十来口人,连着田地都征去,住的和吃的都没办法解决。


        一个农民,土地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命根子,一次性把地给卖了,他们以后怎么生计,而且其中还有上了年纪的老人,原来还有块地依靠,现在他们能做什么呢?从政府的角度去考虑,把买地的钱一次性付清给农民自己支配,到最后,农民不懂得合理安排,用完之后再找政府的麻烦,这些问题是不是应该考虑呢?


        从江苏常州市武进区实验的失地农民保障中,我觉得得出一些很好的经验。为了让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得到切实保障,武进区出台了《关于建立被征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制度的意见》,构建了“两级补贴、四路并进”的失地农民保障体系,对失地农民实行区镇两级财政补贴,建立农民基本生活保障、实行农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制、加快促进农民转移就业和适度加大社会临时救助。未来两年内,这个区的失地农民将全部被纳入城市保障体系,享受和城里人一样的退休金制度。


        提到怎么解决农村中不同年龄段的养老保险具体操作,武进区副区长提出自己的方案:第一个年龄段,16周岁以下,他还是在校生、儿童,这部分人按照我们国家社保的规定,他不能进入我们城镇职工的养老保险,这样我们就每人补偿6000元。


        第二个年龄段,男的16周岁以上,一直到50岁,女的是16周岁以上,到45岁。第二个年龄段我们就给他办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并且在办好以后两年之内,我们每个月给他发160元的生活补助金。

        第三个年龄段,男的是50岁到60岁,女的是45岁到55岁。这个年龄段我们也给她办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但是同时我们每个月给他发140元钱的生活补助金,一直发到他领取养老保险,就是退休。

        第个四年龄段,按照我们国家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规定,不能进入,年龄已经超过了退休年龄,男的超过了60岁,女的超过了55岁。这样我们政府确定了采取发保养金,2006年的时候发200元钱一个月,今年我们发到260元一个月。

       戏台上依然笑靥如花,台下稀稀落落的老人,满场跑的小孩,这台传统的“牛戏”还有根吗?

        牛戏是当地的传统文化,是一些当地的人用本地话表演一些耳熟能详的古传,有一点粤剧的味道。在每年的中秋节,或者一些重大的神庙节日,村里或者一些有钱的人家都会请戏班子的人来唱戏。费用也不是很高,但是,其中代表着一种荣耀,因为村里的人都会去凑个热闹,老年人更是乐意去听。夜幕升起的时候搭起了帐篷戏台,热热闹闹的一场戏就摆上台面了。几年前抢占位置的情况都会出现,远一点的村民老早就摆个小板凳在那里“预定”座位。席间唠嗑,高潮的大声叫好,不亚于一场堂堂正正的戏剧的气氛。

        近年来,牛戏慢慢被冷落了。即使在一些庙会请来,去捧场的人也不多。外出务工的人劳累一天不愿意去凑着个热闹,青年留恋城区的夜生活也懒再去看。所以,观众只剩下老人。一年下来,戏班子也越来越少出现。

        牛戏是一个农村文化的一个符号,应该怎样才能保留下来,戏班子应该从自身出发提高水平,在技艺方面精益求精,在剧本方面应该求新、不能只能是一种风格唱到底。其次,村干部应该要有保护这种文化的意识,土生土长的文化应该保存下来,在采取多种措施改进中发扬。

        农村问题是一个大杂烩,但是,一年一年的逐渐转好不能不说明这些问题正在解决,而且是朝着正确的方向。

【作者】: 【时间】:2009-11-19 【人气】:
昵称:验证码:


【注】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你的评论不代表南湖思政网的立场

  6、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