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民族团结

1983封信:为乙肝病毒携带大学生发出的声音

【作者】: 【时间】:2009-10-14 【人气】:
 
       2003年,浙江大学的毕业生周一超由于检出乙肝落聘愤而刺杀招考人,2004年,西安交大一名研究生因不堪乙肝病毒携带压力而自杀;2005年,厦门大学一在职博士生因乙肝上吊自杀……

      2009年7月30日,卫生部政法司发布《托儿所幼儿园卫生保健管理办法(草案)》并公开征求意见。草案规定,托幼机构不得拒绝乙肝表面抗原阳性但肝功能正常的幼儿入园。2009年7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不再禁止乙肝病毒携带者从事接触直接入口食品的工作……

      恩格斯说过:“没有一次巨大的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那些我们曾经无限感叹的乙肝学生的悲剧名字,却都为乙肝在人权与普法历史上的前进,深深浅浅勾勒出了痕迹。然而当一个宿舍的女生冲到校医院,抱怨着“宿舍里有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她还敢跟我们一起吃饭!”;当北京某高校的一个乙肝病毒携带的女生被学校强制分到“隔离宿舍”,我们还是会有这样的疑问,对乙肝的认识,对乙肝大学生群体的关注,我们做足了吗?如果没有,谁能保证,悲剧不会继续。


 

       这个问题的点醒来自于一名学生。冉冠宇,中南民族大学民社院社工专业06级,2009年9月8日,他向我国1983所高校校医院院长寄出一封信,呼吁高校新生入学体测应杜绝乙肝歧视。


              

“当非乙肝病毒携带者也为他们说话的时候,便是一种进步”


 

       冉冠宇是一名社会工作者,在为乙肝病毒携带者维权的工作中,他多次去过北京地接受培训。在北京进行的反乙肝歧视、普法宣传的日子里,他参加了反歧视培训以及深入各大高校进行宣传,还经常利用网络资源给人大、政协的代表们提出相关建议,文章刚开头提到的“乙肝宝宝入园”政策的施行,便是冉冠宇与朋友们向全国人大政协委员的提议。


 

一位乙肝病毒携带大学生用行为艺术反乙肝歧视


 

       在冉冠宇心中,做值得的事是最大的幸福。然而某一天晚上还高高兴兴坐在电脑前和朋友们分享宣传心得,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陌生的号码,冉冠宇很有礼貌地接起了电话,随即电话那边传来哭腔:“您可以帮帮我么?我女儿因为在新生入学体检中,被检测出携带乙肝病毒,被学校勒令退学了!”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后,冉冠宇原本愉悦的心情也蒙上了一层阴影,关怀与责任驱动他继续工作。


 

       在浏览关于新生检测乙肝的相关网页后,冉冠宇发现部分高校在对待携带乙肝病毒的学生时,采取的是遣返和休学的方针政策。根据教育部、卫生部、中国残联于2003年联合制定的《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除极少数专业外不能录取外,肝功能正常的乙肝病原携带者就读于高等院校不受限制。然而,很多院校在新生入校体检之后,强制被发现为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学生休学或退学,这实际上是变相违反国家的有关规定。


 

       眼见新生入学临近,为了不让更多寒窗苦读的学子,仅仅因为携带乙肝病毒,而面临失学和受歧视的窘境,冉冠宇在和朋友们讨论后,经过再三思量,给所有能在网络上搜索的到的1983所高校医院院长寄出了一封呼吁“在新生入学体检中,取消检测乙肝”的信件。


 

       信里的内容主要包括三个版块,其一是“新生入校体检使得许多乙肝学生破没了大学梦”,其二是“国家倡导保护乙肝携带者学生读大学”,其三则是两条呼吁,希望“取消乙新生入校体检中的乙肝检测”、“体检结果保密,防止学生隐私外泄”。


 

乙肝病毒携带者承担着自己的担忧与别人的歧视双重痛苦


 

       冉同学在接受笔者采访的时候表示,之所以选择将这封信寄给校医院院长而不是其他领导,是因为校医院院长对乙肝医学知识的了解程度更甚于他人,而且入学体检的实施也是校医院院长的职权。如果意见能被采纳,,将会帮助学校领导和师生正确对待并妥善解决问题,那也是广大乙肝学子的福祉;如果没被接受,那么能引起社会大众对这一问题的关注,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成功了。


 

      冉冠宇的行动也得到了社会媒体的广泛关注,香港《文汇报》、《法治日报》、《楚天都市报》都有对其进行过相关报道。这不禁让我们联想到以行为艺术为乙肝病毒携带者维权的雷闯,同是为一个庞大的群体呼吁,不同的是,冉冠宇是一名非乙肝病毒携带者,“当非乙肝病毒携带者也为他们说话的时候,便是一种进步。”


 

乙肝PK艾滋病,缘何惧怕乙肝?


 

      同样是传染类疾病,而且艾滋病较之乙肝而言,更加致命,为何社会大众都能接受艾滋病患者,乙肝患者就成了众人的眼中之钉?经笔者采访,约92%的同学均表示,自己从小所接收到的关于乙肝的知识,就是 “接触性传染”,这种观念早已经“根深蒂固”了。


 

      在采访中,冉冠宇这样告诉记者:“说得夸张点,中国很多人对乙肝的认识都是‘集体无意识’的,乙肝的认识存在盲区已经是历史遗留的问题,以前认识不够,又被很多商家利用来大肆打虚假广告,所以我们才会‘谈肝色变’。中国1.2亿的乙肝病毒携带者怎么来的,40%~50%是以前医疗卫生条件差针头传播的,40%~50%是母婴传播的,还有不到10%的性传播,它的传播途径跟艾滋病一样,乙肝病毒携带就如同很多人身上的一颗痣,你觉得该因为一个人的一颗痣而歧视他吗?”


 

     “新生入校体检中的乙肝检测还是有必要的”,民社院宋同学这样说道,由于高招时的体检猫腻的可能性过大,新生入校体检,可以让他们更好地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另一方面,检测乙肝也是校方对新生患者负责,对学校其他学生负责的举措。而药学院的郭同学则注重于乙肝的传播途径是接触性传播还是性接触传播,如果是性接触传播,那么是否检测乙肝以及学生是否患有乙肝,就成为一块“鸡肋”了,但若是接触性传播的话,“那是件可怕的事”,这是郭同学最直接的表达。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是中国民众的普遍心态,也是宣传的盲区


 

      普通民众望乙肝生畏,害怕仅仅在和乙肝患者交谈、共食、玩耍后就会被传染。当乙肝陷入误解的泥潭时,由于艾滋病的传染途径(母婴传播、性传播、血液传播)相对要“单纯”得多,普通民众都是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避免的,反而得到了众人的理解与释然。而国家卫生部办公厅的文件《预防控制乙肝宣传教育知识要点》中明确指出:乙肝通过血液、母婴和性接触三种途径传播。日常生活和工作接触不会传染乙肝病毒,乙肝病毒携带者在工作和生活能力上同健康人没有区别。由于乙肝传播途径的特殊性,乙肝病毒携带者在生活、工作、学习和社会活动中不对周围人群和环境构成威胁,可以正常学习、就业和生活。


 

      在了解到相关知识后,大部分同学表示能接纳身边存在乙肝学生,而且不介意和他们一起生活。事实证明,误会是可以被澄清的。同是危害极大的疾病,乙肝相关知识的宣传力度明显弱于艾滋病,以致于普通民众混淆了乙肝的传播途径,这也是普遍歧视乙肝患者的原因之一。就目前而言,国家对乙肝的患者的保护措施也日渐提上日程。乙肝宝宝也已经可以入幼儿园,和正常小朋友一起学习、玩耍了,社会上大多数企事业单位也不得在体检中检测乙肝,更不能以身患乙肝为由,拒绝予以录用。然则,真正能让乙肝患者免于歧视,还他们一个同样清澈的天空,还需要有对乙肝的“共识”,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校医院回应:关于取消新生乙肝体测的想法是合适的


 

      “取消新生乙肝体测项目的想法目前是不合适的,学校每年新生入学都会做乙肝体测,这样学校就会对携带有乙肝病毒的学生有一个大致的了解,而且对没有患有或者患有乙肝病毒的学生来说都是一种保护,”校医院龚院长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据龚院长介绍,信中呼吁保护乙肝病毒携带者隐私的建议是中肯而且很有必要的,但是在取消新生乙肝体检方面有四个方面在目前来说是不合适的。


 

       一.我校在乙肝病毒携带者保护方面有着一套比较完整的程序,新生入学进行体检完全是由学生自愿进行,体检会进行一次抽血,两次定性,若发现有学生在进校前已经携带有乙肝病毒,便会退还体检费用,并自06年开始不再直接通知学生来校医院体检,而是由校医院通知学工部或辅导员私下让已经检测出携带有乙肝病毒的学生做定期复查,并义务为他们提供心理辅导、药物冰冻等,不会刻意泄露处携带有乙肝病毒学生的秘密。


 

       二.在传播途径方面,校医院医师认为乙肝病毒的传播主要是通过血液、母婴和接触性传播,在接触性传播中不仅仅只是是性传播,例如唾液、共用茶杯等也会造成乙肝病毒的传播。若取消乙肝体测,不仅是对携带有乙肝病毒学生不负责,也是对全校学生不负责的一种体现。


 

       三.校医院每个月都会有一系列的科普宣传知识,乙肝病毒携带者只要平时注意个人的卫生,边治疗边学习,一般没什么大碍,而未携有乙肝病毒的学生把疫苗打好便可无忧,所以在学校里学生之间的歧视可能在小部分个人之间存在,不是学生的主流。


 

       四.由于民族类高校的特殊性,校医院对学生的体检要求较低,自建校起还没有因为携带有乙肝病毒而不予录取或者劝其退学的现象发生,只是在发现有携带乙肝病毒携带者的时候,校医院会做登记,以便很好地照顾到他们的特殊情况,并且不会记录到档案中去。校方是不存在歧视乙肝学生的情况的。


 

刘德华是乙肝病毒携带者权益保护的代言人,他本身也是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


 

       在得到校医院的间接回复后,冉冠宇有欣慰也有疑惑。欣慰的是冉冠宇觉得我们学校在乙肝病毒携带大学生的隐私保护上做得非常出色,每当体检化验单下发的时候,辅导员都会再三地提醒班级负责人保护乙肝病毒携带者的隐私。但是也有冉冠宇担忧的地方,在校医院给出的乙肝病毒传播途径中,与冉冠宇之前在全国机构与学者得到的权威性资料有一定的出入,说明了对于乙肝病毒的传播途径问题上,业界还需要讨论以达到更明确的共识。


 

      冉冠宇表示一定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这样的情况,在他看来,出台全国高校统一的医疗认识政策非常必要,也是为乙肝病毒携带大学生维权的重要一步。


 

                                                             去掉“乙肝病毒携带”定冠词的大学生


 

      在开始这一期专题之前,笔者曾经咨询了很多同学,其中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愿意和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谈恋爱吗?”大多数的人都坚决地回答:“绝对不会!”更有甚者,直白地告诉笔者:“他有乙肝还跟我恋爱,那他算是爱我吗?”政策可以拒绝升学就业的歧视,可以严禁歧视性的操作,但是它能规定谁都不可以因为你乙肝病毒携带而不爱你吗?


 

       这样现实且残酷的问题,也是在与冉冠宇交谈中,大家都很担忧的方面―“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婚恋状况与日常交往”,而冉冠宇的回答是:“为什么不?如果真的爱他,为什么要因为他身上的‘一颗痣’而离开他?就因为怕传染?”冉冠宇表示,对于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婚恋状况问题,业界已经给出了很多意见: “现在的乙肝疫苗可以预防乙肝,因此如果你和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恋爱的话,只要注意定期的医疗预防,被传染的几率是很低的,而现在的医学也已经基本解决了母婴这条传播途径,通过手术乙肝病毒携带的父母是可以拥抱健康的宝宝的。不要让这颗痣阻隔了人与人的情感。”


 

       采访过后,笔者把这样的答案告诉之前询问的人,值得欣慰的是,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表示终于认识到自己的“误会”,不会因为乙肝病毒携带而就用有色眼光去看待。


 

给予他们一个尊重的拥抱,是我们对于人的关怀


 

       中国有1.2亿的乙肝病毒携带者,而他们的生活幸福度普遍都不高,冉冠宇以他与乙肝病毒携带者的长期接触的经验告诉我们:“乙肝病毒携带实际上是无伤大雅的,更提不上会对他人造成伤害,相反,他们还因为很多人的无知受到了伤害欲改善此情况,一方面,着眼于加强乙肝防治工作,让尚未感染人群通过定期注射乙肝疫苗等方式,根除乙肝危害;另一方面,我们期望通过政府部门加强对乙肝知识的宣传力度,让普通民众消除对乙肝的误解,在民众中形成一种更为科学、同时也更为人文的氛围,在全面了解乙肝知识的同时,能够以善良、温柔的胸怀去接纳、包容他们。


 

      就在10月10日,卫生部办公厅副主任邓海华10日在卫生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按照相关工作程序,卫生部有关司局正在制订取消入学、就业体检中的乙肝血清学检测项目的指导性意见。全国又掀起了对该事件的广泛关注与热烈讨论。


 

       也许,我们也应该摘掉文章标题“乙肝病毒携带”的定冠词,我们每个人平等的心态才是给予他们生活幸福感的最好的良药。

 

 

【作者】: 【时间】:2009-10-14 【人气】:
昵称:验证码:


【注】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你的评论不代表南湖思政网的立场

  6、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