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民族团结

【校园】一张账单引发的思索――大学生手机话费支出情况分析

【作者】: 【时间】:2008-10-29 【人气】:

    10月6日,民大23栋宿舍下的中国移动通信动感地带品牌专营店中,聚集着许多等待充值缴费的同学。长长的队伍里,原本各异的表情逐渐被长时间的等待磨蚀为深浅不一的焦急。

    每逢月初的时刻,由于通信运营商收取来电显示、彩铃以及其他增值业务的各类费用,停机成了“拇指一族”们时常要面对的问题。长假归来忙充值,这个早晨,营业厅迎来了较之以往更甚的繁忙。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早上还没开始营业,就已经有人在等着了……”

    时间显示,此时仅仅是早上九点十分。

    近年来,手机在高校普及的速度惊人。随之而来的,手机话费的支出也日益“水涨船高”。那么,月初的时候,看着上一个月的帐单,你有没有思考过一些问题――你的话费,究竟是怎么用的呢?你的话费结构又是否合理呢?这种话费结构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样的问题呢?

    探讨这些问题,首先还得先从手机通话话费说起。

                             不菲的话费  欣慰的调查结果

    新华网曾登载过一篇题为《巨额话费不堪重负 关注大学生通信消费》的文章,南国早报记者援引广西某高校所做过一次小型问卷调查显示:在100个被调查者当中,每个月手机话费支出达200元以上的约占10%,100~200元之间的约占58%,其余的在100元以下。报道称,200元以上的话费已经接近于南宁“白领”的手机话费支出了。

    那么在民大又是怎样的一种状况呢?

    工商管理学院的小赵刚从动感地带专营店里充完值走出来。手中的话费账单上列着话费明细(单位为元):信息费:24.60;市话费:56.50;长途费:27.50;月租费:25.00;漫游费:20.76。应收合计为154.36元。接着走出的几位同学,话费分别为94.50、113.65和62.30元。较之新华网的提供数据,均值稍低,但数目依旧可观。

    那么,这些话费都用到哪里了呢?面对记者的询问,外语学院的一位同学表示“每个月觉得也没打太多啊,一到缴费的时候,话费却总是很惊人的数字”,这一观点,也得到了旁边许多同学的认同。

    谁动了你的话费?你的日常话费支出又是怎样的结构比例?


                     
一个同学日常一月的话费单。(为保护个人隐私,照片已处理)             摄影  梁建强

    为了进一步研究这些问题,记者制作了一份简易的调查问卷,分别对我校12个不同学院和学校多个社团组织的70余名同学以及通过网络针对同年龄阶段的部分网友做了小型的调查――

    校园中,同学们手机里的名片夹里的人越存越多,动辄就是100,200,300人之众。可是,当你心里需要帮助的时候,当你孤单的时候,或者当你在凌晨2点或者3点的时候,拿起手机,打开电话簿,你能在里面找到几个你可以按下接通键的人呢?

    南湖畔的采访,黄昏的日光斜斜地洒在湖面,晃动着一片波光粼粼。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的小木说起十一假期中的一次感冒,自己独自坐在空荡荡的宿舍中,真切地感受到了一个人的无助。

    诸如此类的问号还有很多。例如,你新换手机号后的第一个电话打给谁?在新年的第一天你首先法信息给谁?你经常联系的有哪些人?

    总览调查,尽管同学们的答案各异,但朋友、家人还是普遍得到了较多的提及。

    那么,这些人中,如果按照重要程度排序,你的排序会是怎样的呢?

    在该题的设计中,记者共设置了一般同学、朋友、老师、父母和其他五个选项。结果显示,选择将“父母”置于首位的占65.24%(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的,而选择朋友的约占32.67%。这两项在总体中占了很大比例,只有极少部分同学表示“说不清”。

    可是,位置排序是否和实际生活中的话费比例相一致呢?

位置的差异  悬殊的比例

    尽管在重要性比例调查一项中,“父母”这个选项被很多人居于首位,但记者发现,实际的通话比例调查显示,却有着极为显著的差异。

    接受调查的同学中,许多人坦诚每月用于联系家人的支出仅在话费总额中占极小比例。民族研究会成员小唐甚至告诉记者,自己基本上没有话费是用于打电话给家人。“通常情况还没等自己打,家里人就打来了。”生命科学学院的小张则表示“经常觉得时间过得很忙乱,因而也常常忽略了与家人的联系”

    由此,很自然地想到多年前甚嚣尘上的一则新闻。

    记得扬州大学一学院曾面向新生举办了一次名为“一封家书”的活动,就是由学生给父母写一封家书,说说自己进入大学后的生活和感想,然后由学校帮助寄到父母手中。策划者原以为这样温馨的活动定会受到同学们的欢迎,可没想到,活动结束时各班送来的家书占学生总数的10%还不到,最后校方只能以“命令”的方式要求每名新生必须写一份,因此还遭来了不少学生的怨言。想不明白的老师们摇头直叹:“现在的大学生写封家书为何这么难?”

    或许,现在的大学生不是不写信,而是时常忽略给家里写信。平时大学的收发室每天都能收到大量来自各地的信件,每到节日,有时信多得更是连信箱都放不下,而这些书信联系的基本上是同学和朋友。上海大学一位心理学教授分析,现在的大学生基本上是独生子女,从出生开始就被父母关怀备至,进入大学后远离父母,他们就会产生一种摆脱“束缚”的感觉,而此时正是形成独立人格和交际圈的时候,所以喜欢和同学朋友交往,而冷落父母的现象就产生了。

   《中国青年报》报道过,2005年3月,上海市心理咨询中心曾在市内主要高校大学生群体中做过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约有69%的大学生感到无法与父母交流和沟通,其中27%的学生表示从不与父母交流。 无独有偶,第二届上海市重点(示范性)中学学生会主席论坛上也传出消息,“当代青少年与父母之间存在明显的沟通障碍”,有63%的高中学生认为心里话只能和同学说,与父母说的只占21.9%。看来,大学生难与父母沟通,是在高中就“打下了基础”。

    当然,也有一些特例。在图书馆中,偶遇一位校媒记者,闲聊中说及此话题,这个恋家的孩子的答案是“我基本上每天都会往家打电话或发信息,每次时间虽然不很长,但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校爱心超市的盼盼也表示自己与家里人保持着很高频率的联系。“我基本上每天都会给我妹发信息”而在这部分人中,女生的比例远高于男生。 

手机这种通讯方式已经日渐成为同学们生活当中的习惯。     摄影  luguo

    相较于家人,那些儿时一起使坏的发儿小抑或同窗就读的故人又是不是就比父母的“遭遇”要好些呢?

    鲁迅先生在他的文章《少年闰土》中,讲述了“我”与闰土之间友谊的嬗变。从幼年的亲密无间到成年后的隔阂尽显,距离和时间的转换在作者的笔下流淌出深深地喟叹。

    而由于大学生活中各种繁杂抑或琐碎的事务,那些旧日里的许多同窗和朋友也会时常无暇顾及。那些原本熟悉的人,逐渐只变成了隐没在众多的号码里的一串数字。于是,只有到了节假日的时候,有些人才会被我们忆起。“很多时候,和以前的朋友竟变成了一种客套的礼节性的交流,失去了以前那种无话不谈的默契。”来自玫瑰园诗社的一位同学说道。

   “或许是因为距离的存在,但更多时候,我们自己没有真正尽到足够的努力去维系。”谈及昔日朋友间的疏远,来自化材学院的一位同学感慨颇深。

    记者感慨于采访结果之际,也不免想到,短信――这个更受大学生欢迎的交流方式又承载着怎样的表达,短信交流中又有多少温情?记者随即展开了调查。

祝福的批量生产  原创的质朴温暖

    “这个时代最显著的特点之一,是更便捷的联系和更困难的心灵沟通”,200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哈罗德・品特在一次接受采访时中如是说。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很早的时候,人们相互之间的交流都是用书信来完成,随着社会的发展,科学的进步,人们开始用电话来交流,感觉电话来的直接,快捷,可是时间长了,慢慢发现虽然打电话比书信来的快捷明了,但是打电话也有很多的弊端,比如,有时候语音交流会影响到别人,或者,有些话在电话里不方便说出来。

    于是,通信运营商推出了短信这个汲取了书信和电话的两种交流方式优点的联系方式。这一方式,也得到了广大用户尤其是高校学子的认可。

    短信现在已经成为大学校园中莘莘学子们最不可缺少的交流方式之一。无论工作日抑或节假日;无论教室、宿舍抑或食堂;无论早晨、中午、日暮抑或深夜,春夏秋冬,一边走路,一边低头发信息的人们,在四季更迭中已成为了大学校园中一道司空见惯的风景线。

    可是,在短信的发送方面,尤其是节假日时,群发短信泛滥,祝福,反倒演化成了一种停留在指尖的运动。“常常收到好多条一样的信息,群发信息太多了”,校青年志愿者协会的一位理事告诉记者。“虽然说有时觉得这样挺没意思,但这样的工作还是不可少的,就像生产中一些生产要素的投入”,经济学院的一位同学笑着用与专业联系的“投资与回报”相关知识戏谑地分析。

短信越来越成为广受大学生欢迎的一种交流方式。       摄影  梁建强

    “想念是喝下一杯水/慢慢蒸发成坠落的眼泪/我最大的愿望是/学会削苹果/和去新西兰放羊/坐在屋顶上,对自己说:‘这样,更接近月亮.’”

    民社学院的小默给记者看了看他存储的一条短信,然后不无骄傲地告诉记者,他存储的大多是同学发来的原创信息。“转发的信息,太多雷同的了,以至于许多信息甚至懒得看完就会删掉”。

    “北京大,上海富,不如二高一棵树;香港街,美国路,比不上二高小卖部;玫瑰花,牡丹花,不如二高月季花;天有情,地有情,二高人到哪哪都行。(谨此送给漂泊在外的二高人,无论再忙再累也要照顾好自己)”,周末来民大玩的武汉大学07级学生小甘把这条信息指给记者看,“看前面的几句只觉得调侃的有趣,但看到括号中的最后一句朋友自己加上的话,心里还是忽然觉得很温馨。”

    “好久不怎么发短信了,这几天才发现原来给家人发短信也是那么的有意思,可以感受到平时感受不到的温暖,可以发现平时发现不了的幽默和风趣,大家如果有时间也不妨给自己的家人发几条短信试试。 ”新浪论坛上认识的网友“生命中的过客2008”对这个话题留言说。

    “我比较喜欢原创的短信息,哪怕只有几个字,也是对方用心编的。收到后都非常开心。而那些从网下下载的短信,无论多么美丽,我都很少看。”微笑在线论坛上,筱猫回答很直接。

    “常有这种感觉,想说什么,但无人可说,就编在短信上,永远是未发状态,看过多次后,当那次的寂寞感消失,就删掉……”同样是微笑在线论坛上的一位网友,bamboo如是说。“与华美的复制相比较,一些或许显得平淡但质朴的文字,较之更觉真实。”

    不同的人,回答却惊人的一致。

    调查行将结束,一种认识悄然在脑中成型。无疑,这样的话费单和短信心理在同学们当中已然司空见惯、成为风气。大学生是社会里庞大的一个族群,显而易见,这种现象已经成为一种社会问题。有果必然有因,记者随之探究了这种现象背后的心理原因。

双向的交流 合理控制比例

    “交流是双向的,需要两方面的努力。”吉林省心理学会理事、东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李晓东教授在书中也曾这样指出。“现在的大学生,多是在‘高分为王’的环境里成长起来的,对父母缺乏关心和理解,在处理与父母沟通的问题上,经常以个人为中心,导致两代人交流困难。……家长们应从这一点意识到,对子女的关心应该选择适当的方式,不要让自己的亲情泛滥,从而让孩子曲解了对亲情的理解。”



       你意识到你跟父母的距离其实并不远了吗?               摄影  chou

    10月中旬的一个午后,记者就采访中的一些问题,特意请教了我校心理咨询中心的钟诚老师。钟老师也表示:与家人的联系远少于与同学的现象可以理解,因为“这符合青年人的成长特点 ,随着青年学生日趋独立,逐渐偏向于从同龄人中寻求支持、获取信息。”因为年龄、身份等差异,父母在子女的成长中也必然要经历“精神上断奶”的阶段,不能“离开了还要遥控”。谈及以前的朋友感情淡漠,她说:“与以前的同学联系少了,主要则因为都有了自己不同的生活,渐渐缺少了像以往那么多的共同话题。” “同学之间以及朋友的交流,还是要懂得适度,调节好与同学和与家人联系的比例关系”

    “抛开其他不说,手机有辐射,打电话时间太久对身体也不好”,采访结束临近时,钟老师不忘笑着补充。


    行文的末尾。忽然想起一个关于“关机日”的故事。

    2007年时,在加拿大有一位电脑程序编写觉得他花太多时间在电脑上,于是决定要抽出一天的时间来陪家人。当他把他的想法告诉在英国的朋友时,他们在网上发出挑战,看谁能一天二十四小时不用电脑等科技用品,于是2007年3月24日就成了第一次的“关机日”。

    “关机日”的构思很简单。只要在一天二十四小时关机,尽量不使用科技用品,和家人或朋友一起运动,参与户外或亲近大自然的活动来渡过一天的时间。关机日“旨在提高大家的警觉,是不是在生活中过度使用电视、电脑、电子游戏、网际网络等科技用品,而忽略了人际上面对面的交流。

    “很多人或许不只是过度使用,甚至已经是到了倚靠科技用品过日子,没有科技用品就活不下去的地步了。”网上的讨论中,支持“关机日”活动的网友们忧心忡忡。

    之于大学生,或许,我们并没有必要选择一种形式上的抗争,来表明自己对这个时代中充斥着科技却远离了自然的生活方式的否定或抵制。

    但是,当我们每次面对账单的时候,是否应该有意识地问问自己几个问题――这个月,我的话费用在了哪里?话费的总体支出,是否是一种和很合理的比例?

 

【作者】: 【时间】:2008-10-29 【人气】:
昵称:验证码:


【注】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你的评论不代表南湖思政网的立场

  6、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