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先锋人物

记解放军装备指挥技术学院教授、军事运筹学专家陈庆华

【作者】: 【时间】:2009-12-05 【人气】:
  【人物小传】

  陈庆华,1945年出生,现为解放军装备指挥技术学院装备指挥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少将军衔,我国军事运筹学学科创建者之一。参与创建了全军第一个军事运筹学教研室,主编了全军第一部《军事运筹学》研究生教材,撰写了国内第一部《装备运筹学》专著。先后获得国家和军队科技进步奖20项,国家和军队教学成果奖5项,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

  

  渤海之滨的沼泽地水草丰盛,20出头的陈庆华裤腿卷到膝盖,背着斗笠,赤脚站在脚板宽的小木桥上,一脸憨笑。身旁是一群嘎嘎叫唤的鸭子。40年前,等待分配的数学系大学生们下到部队锻炼。

  “不仅赶鸭,还赶猪。猪跑得快,很快就跑没了。我就琢磨,猪爱吃蛇,就把它们往有水有草的泥沟子赶,走过的地方鱼虾活蹦乱跳,鸭子也就跟在后面跑。”

  饲养员干得不错的陈庆华,被连长看中去烧锅炉,解决连队烧煤量在全师排名“第一”的问题。他发现并堵住锅沿和灶台间的缝隙,又算出烧水用煤的比例,一举摘掉了连队耻辱帽子,自己则成为光荣的标兵。

  “这段历史非常优美,当时不知道这也算运筹学。”

  40年后,解放军装备指挥技术学院教授陈庆华的肩上扛着一颗亮闪闪的将星,他已是全军著名的军事运筹学专家。

  (一)年轻人创建新学科

  如果不是和许国志院士一番话,陈庆华的人生轨迹或是另外一种。“当时出国留学,不管是否回来,就是在大学里做个运筹学教授吧,都不会有如今钟爱的事业。”

  生活中有着最质朴的运筹学智慧,沂蒙山老区长大的陈庆华似乎与之有着不解之缘。10岁那年离家去上高小,夏天发大水,陈庆华过不了门口那条河,打算逃课。父亲说缺一节课怎么行,把书包扔到河对岸。陈庆华不会游泳,想来想去,脱了裤子,拔了河边洋草缠住裤脚,吹足了气,粗布裤子像个橡皮筏子。陈庆华扒上面,狗爬式地过了河。  

  运筹学的观念可以追溯到《孙子兵法》,“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庙算”就相当于“运筹”。科学家钱学森1955年从美国归来时带回了现代运筹学的“种子”,这门当时刚兴起的学科,是用定性、定量的方法,研究对人力、物力进行合理筹划与运用,关键词就是“优化”。数学家华罗庚把它用在生产实践,创造的“优选法”广为人知。真正接触运筹学科学后,陈庆华才知道,运筹学不仅是脑瓜子聪明,还要懂数学建模,还要靠计算机解决纷繁复杂的运算。

  1978年,在山东省新泰县石莱乡小河北村学校当老师的陈庆华,把10多个学生“送”上大中专学校后,自己也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回山东大学。经历生活实践,他的兴趣从哥德巴赫猜想转到了运筹学,成为恢复高考后这个专业的第一批研究生。3年后毕业,陈庆华的一篇学术论文被国内顶级的学术刊物《科学通报》录用,另一篇则被美国第十四届数学规划学术会议录用,于是学校打算安排陈庆华公费留学深造。

  许国志院士,这位运筹学泰斗人物从北京匆匆赶到济南,挽留这个富有才华的年轻人,“运筹学思想最早就是在排兵布阵中产生的,现在军队系统开始研究运筹学,迫切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你应该为国防建设服务。”

  许国志希望陈庆华到国防科技大学去带研究生,“你已经具备这样的能力。”

  经历过荒芜年月的陈庆华当时36岁,心底的激情像野草般被点燃。他只身一人赶到湖南长沙,三天办完入伍手续。他的军龄就从1981年12月30日这一天算起。第二天,陈庆华作为研究生导师参加了全军首期运筹学研究生的复试录取工作,成为当时国防科大最年轻的导师。

  年轻的导师带领研究生进行社会实践活动,用运筹学理论解决实际问题。《长沙市公交系统优化》课题解决了城市交通的长期困扰;对钢铁厂技术改造方案一番论证,使工厂原方案减少投资2500万元。不过,编写了60万字的运筹学教材后,陈庆华觉得运筹学与军事领域离得还很远,他萌生一个念头:“能否创建一个军事运筹学学科?”研究生毕业才3年的年轻人,要创建一门新的军事学科,可谓“胆大妄为”。

  陈庆华先是带领10多名教员,编写出42万字的国内第一部军事运筹学教材。1984年,在陈庆华等人的努力下,全国第一个军事运筹学硕士授权点在国防科大建立,39岁的陈庆华被任命为军事运筹学教研室副主任。之后他又成为当时国防科大最年轻副教授、最年轻教授。

  被点将调往解放军装备指挥技术学院后,陈庆华潜心研究、调研,又撰写了40万字的《装备运筹学》教材和25万字的《装备运筹学》学术专著,把军事运筹学向军事装备学领域拓展,建立了军事装备运筹学。这些专著不仅被教育部、军队院校广而推之,同时也成为国家和军队科研试验的重要依据。

  (二)从“键盘”到“沙盘”

  2003年春天,非典肆虐,装备指挥技术学院封上学校大门,控制人流量。没人注意到,有一位年近六旬的老人早上出去买菜,到晚上七八点才进校门,一连好几天都是如此。

  传统任务量的预测法,对战时装备损耗数量的预测误差较大。为了验证自己提出的“Ω型曲线”假设预测方法,在和平年代,陈庆华只能把非典事件当成一个实战对象。

  “出去一趟就跑一两个点,看一下定点医院每天进多少患者。因为非典的病死率没有公布到区县这一级,这些数据必须自己拿。”2003年4月,他对北京地区非典病死率做出预测,预测的结果与3个月后卫生部公布的非典实际死亡人数基本吻合。

  从穿上军装那一刻,陈庆华就把提高部队战斗力看成是检验教学科研工作的标准,“这是军人义不容辞的职责,更是军人肩负的神圣使命”。致力于用军事运筹学思想为部队服务,陈庆华足迹遍及各大军区、海空军、二炮、武警部队和总部各直属院校。

  广州军区某摩步师开展“怎样提高野营拉练训练效益”的大讨论,不少官兵抱怨,“年年拉、年年练,年年绕着老路走一遍”。

  怎样提高机动速度和拉练质量?陈庆华与他的课题组成员一起,穿行在部队预定拉练路线。历经31个县市,行程上万公里,对路况进行实地勘察,记录和整理了近百个数据。通过数学建模、系统分析,陈庆华“优化”出最佳路线和拉练方案。拉练结束,官兵们纷纷评论“费力少、效果好”。数据也表明,与以往相比,提高机动速度和训练效益3倍多。

  “真没想到,运筹学的威力这么大。”师长紧紧握住教授的手。部队接着有人提出,能不能把这种方法做成一个软件,像傻瓜相机一样好用,官兵们自己就能选出一条最优路线?陈庆华二话没说就答应了,“部队的需求就是提高战斗力的需要。”

  通过对装甲兵部队的战备等级转换、陆军分队进攻战斗突破口的选择和战术级地形量化模型等课题进行深入研究,陈庆华等人研制成功了《军事运筹通用工具软件》。为了使基层部队官兵容易上手,陈庆华请官兵上机操作,反复试用、修改。这个软件赢得了军队级科技进步一等奖荣誉,陈庆华也得了一个“拼命三郎”的称号――为了解决一个算法,他曾经连续三天不出实验楼。

  “面向战场,瞄准打赢”。解决困扰部队10年的战勤训练保障经费难题;成功应用在神舟飞船发射的《计算机自动生成航天发射试验计划网络图》软件;大幅缩短装备战斗力生成周期的“计划网络管理系统”……在追逐“最优”方案中,陈庆华带领团队寻找到了技术人员的“键盘”与部队指挥员的“沙盘”的结合点。

  为何能几十年如一日潜心科研?陈庆华总结了三大法宝:严谨的作风,吃苦的精神,还有军人的使命感。

  (三)三尺讲台就是战场

  “教学是‘1’,科研是‘0’,没有前面这个1,再多的0都毫无意义。”今年64岁的陈庆华是装备指挥技术学院年龄最大、级别最高的教师,已经两次延迟退休,继续“吃”着粉笔灰。从教28年,讲了近万学时的课,三尺讲台是陈庆华的战场,教学计划是他的作战命令。

  “许多课题还没有结束,学生们也希望我留下。”近30年,陈庆华指导了100余名博士、硕士研究生。军中不少博导和知名专家,出自他门下,也得趟过他的几道关。

  慕名而来的吕彬师从陈庆华读博,博士论文原本打算做篇理论文章,自然被陈庆华退了回去,“撰写学位论文时,心中要装着部队,要能够创造性地解决部队的实际问题,不能四平八稳,只求通过。”在陈庆华指点下,吕彬重新确定了选题并着手撰写。两年过去,同期入学的人大多通过答辩即将毕业,看到自己论文还遥遥无期,吕彬有些急了,陈庆华鼓励他,“博士研究生3到5年毕业都可以,但毕业后你能不能在某个领域创出一片天地,就取决于这几年的努力。”

  4年半后,吕彬终于体会到“百炼成金”的喜悦,他的博士论文2009年入选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这是当年唯一一篇军事学博士论文。

  陈庆华时常提及,做学问第一位是认真。老师对学生严,才能让学生觉得有奔头,才能出成果。“不同的要求,同一级的研究生同学几年后可能就不是一个档次。”他自己就率先垂范,一项调查收集了近4万个数据,他一一核实每个数据来源。

  装备指挥技术学院试验指挥系教授侯妍做陈庆华博士生时,曾花一个多月时间补齐了一篇论文的参考文献标注。“看它是小事,主要是让你养成良好的做学问的习惯,学问做到哪儿,把笔动到哪儿。”陈庆华这一番话,对侯妍触动很大。博士毕业两年后,侯妍从副教授升迁为教授。

  “最忙的是上课,带研究生是8小时之外。”去年4月,陈庆华老伴做肝移植手术。医院值班护士时常看见一个花甲老者深夜陪护,专注地看着文稿,不时把眼镜摘下来,揉揉眼睛。夜里备完课,第二天陈庆华就准时站在讲台上。老伴断断续续住院10个多月,他没请过一天假,也没有调换过一节课。  

  教研室主任李福生为此内疚:“60多岁的人,连着10多天晚上陪护,白天上课,我怎么就没有发现?”陈庆华“安慰”他说,“学院‘短平快’流水线教学,无论换人还是调课,都会影响整个教学进程和教学质量,那样就会影响到学院的声誉和形象。”

  

  “什么是青春?”1957年6月1日,陈庆华小学毕业前,辅导员老师在班上提问。

  “青春就像金片片,是无价之宝。”

  “青春就像小杨树苗,一直朝着阳光长。”这是小学生陈庆华的回答。

  “说得都对,你们要不辜负青春,考上中学,上大学,将来做科学家、解放军、劳动模范。”

  这三样都做到了的陈庆华说,“这句话让我受益一辈子。”

【作者】: 【时间】:2009-12-05 【人气】:
昵称:验证码:


【注】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你的评论不代表南湖思政网的立场

  6、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