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先锋人物

人民的好村官――身边人追忆沈浩

【作者】: 【时间】:2009-11-15 【人气】:
    匆匆的,沈浩走了,甚至没来得及留下一句话。年仅46岁的他以生命的光和热,在灿若星河的优秀共产党员队伍中,再添一颗闪亮的星辰。

  连日来,小岗村村民以及沈浩生前的亲人、同事、朋友纷纷以各种方式缅怀沈浩,在他们的讲述中,这个人民的好村官形象更加清晰。

  村民眼里:他就是咱们小岗人

  在小岗村,无人不熟悉这位皮肤黝黑、身材瘦削的北方汉子,沈浩那热情的笑容,直来直去的大嗓门,总是令人心生温暖。

  提起沈浩,村民杜永兰用手掌抹着眼泪:“他见到谁都是亲亲热热,从来没嫌弃过我们农村人。我们家家户户都住上了好房子,他屋子里啥也没有。他在小岗6个年头,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每一年春节都忙到大年三十才回家,年初三又回来一家家拜年。这样的人,不是亲人又是什么? ”

  11月8日上午,得知沈浩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凤阳县城举行,小岗村特困村民关友林花了50元钱,坐车追到现场,看了这位好书记最后一眼:“沈书记到我家走访时,看床上被子单薄,一转身就把自己的被子送过来。他把心都掏给了小岗。 ”关友林泣不成声。

  小岗的一草一木,都装在沈浩心里。大包干带头人严金昌说,沈浩干工作心特别细,村里友谊大道两旁的绿化带花草比较高,车辆来来往往容易碰到玩耍或者上下学的孩子。沈浩发现后就把花草全部换成低矮的,不挡视线。

  在2007年沈浩的工作笔记中,记录了一顿难忘的年饭:“今年大年三十早上,我本想赶紧回家和家人团圆,可一开门,80多岁的邱世兰大娘堵在了门前。老太太拉着我的手,非要让我到她家吃年饭。她说,这二十年,我可是第一次请村干部吃饭,不吃就是瞧不起我!我不能辜负老人家的心意,和她一起吃了年饭,直到晚上9点多才赶回合肥。群众对我的情义是金钱买不来的,为了小岗倾注心血,我值! ”

  如今想到沈浩,邱世兰老人眼泪直流,她拄着拐杖说:“这拐棍还是沈浩专门从合肥给我买来的! ”

  11月10日中午,一对新人来到沈浩墓前凭吊,新郎关正标是小岗村出的第一个大学生。一个月前,当他们给沈浩送喜帖时,沈浩答应一定会参加他们的婚礼。关正标在墓前默哀很久:“可能我们小岗村的年轻人,对沈浩为小岗带来的变化更敏感,并实实在在地受益了。这些好处将惠及小岗的一代代人,我敢说,小岗的孩子们都会永远记得他。 ”

  同事眼里:他是个不知疲倦的带头人

  在村部办公室,沈浩的案头还摆放着一张《小岗村近期重点工作责任分解及完成时限表》:科学发展观学习及组织建设、小岗村敬老院工程、项目用地遗留问题处理、村庄整治等12月30日前完成以及长期坚持常抓不懈的11项工作……

  引进工业企业,是小岗甩掉落后帽子的关键,沈浩为之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汗水。乡村里慢悠悠的生活节奏被打破了,沈浩带领小岗人创造了新的小岗速度:在GLG项目土地征用过程中,小岗人仅用三天时间,迁坟204座,建起公墓一处。小岗村GLG产业园负责人、美国GLG集团副总裁王倩感慨地说:“他带领小岗人开始了新一轮改革创新的征程,我佩服沈书记的闯劲! ”

  11月9日上午11时,小岗村公墓旁,刚从香港专程赶过来的客商钱文雅手捧鲜花走到沈浩坟前,潸然泪下。钱文雅是小岗村博园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几天前刚刚拿到营业执照。而就在11月4日,沈浩还就生态园的落地问题与凤阳县各相关部门负责人就此磋商了整整一上午,排出各自分头落实的任务表。 “自从去年8月以来,我已到小岗来过10多次,感到沈浩书记人特别好,只要有困难,他都会想办法帮助解决。 ”钱文雅说,尽管沈书记走了,但自己在小岗的投资信心绝不动摇,因为带领小岗发展是沈浩一生心血所系。

  在沈浩生命中的最后几天,他的日程表上排满了各项工作。他对村“两委”班子说,现在如果再不抓住产业转移的新机遇,就很难打翻身仗,自己也不想起早贪黑带着大家受累,可现在是小岗冲破瓶颈大发展的关键时期,一步都不能耽误啊!

  20多天前,沈浩曾问同事金乔,他的妻子在医院哪个科室。 “我说是做B超的,沈浩摸摸胸口说,最近这儿总有点不舒服,哪天请弟妹帮着检查检查。我现在非常后悔没把沈浩拖到医院体检。毕竟他也是血肉之躯,怎么扛得过长时期超负荷运转。 ”金乔难过地说。

  11月9日下午,安徽省财政厅召开追思会,深情追忆昔日的同事。办公室主任朱长才说:“沈浩去了小岗村之后,每次回厅里,三句话都离不开小岗。每次回来,从他的脸上就能看出最近的工作状态,如果看起来很欣喜,说明他最近做成一些事情;如果看上去很焦虑,那一定是工作中遇到了难题,而正是这种焦虑,恰恰说明他已经把自己全身心地融入到了小岗村。 ”

  家人眼里:他是一个舍小家顾大家的人

  “三载又三年/妻子儿女难团圆/何曾有怨言/无数风雨雪夜/九旬老母挂牵/民事大于天/斩不断的情丝万千……”这是灵璧县教育局一位读者含泪为沈浩写下的诗篇。

  熟悉沈浩的朋友告诉记者,沈浩心中的压力不仅来自于农村工作错综复杂的局面,也来自于对小家庭的牵挂。由于工作繁忙不能顾家,他对母亲、对妻子和女儿都有深深的愧疚。

  沈浩的妻子王晓勤说,沈浩对女儿非常疼爱,给女儿取名叫沈王一,一是想表达女儿是两个人的爱情结晶,另一方面就是想让女儿今后能够做一个优秀的人。夫妻两个工作都很繁忙,沈浩到小岗任职后基本上无暇顾家,为减轻妻子的压力,沈浩将女儿放到老家萧县读书。由于不能经常见面,他对妻子和女儿有无尽的牵挂。

  与城里的生活相比,沈浩在小岗的生活条件是艰苦的。妻子王晓勤来小岗看望丈夫,看到他的居住条件那么简朴,每天玩命地工作,不禁难过得流下泪来。

  工作上,沈浩经常有机会回合肥办事,在繁忙的工作中,他“过家门而不入”早已不是三次四次。有时,他急着赶回小岗,打电话叫妻子把换洗衣服送到车站,两人匆匆见上一面。王晓勤看到沈浩疲惫的样子,再也不忍心责怪他什么。

  沈浩是一个出名的孝子。王晓勤说,每次沈浩回老家很少出门,总是尽可能地陪着年迈的母亲。晚上,就睡在母亲床边的沙发上和母亲唠嗑。沈浩常对妻子女儿说,老母亲年轻时候吃过很多苦,早年守寡,独自把几个孩子拉扯大太不容易了。现在自己一年回不来几次,真是见一面少一面了。每次离别母亲的时候,沈浩会悄悄掉眼泪。

  8日上午,在沈浩遗体告别仪式上,妻子王晓勤和女儿沈王一泣不成声:“沈浩,回家吧! ”“爸爸,你说话不算数,你不是说年底回家的吗? ”母女俩的声声哭喊撕心裂肺。

  在小岗村民的请求下,沈浩家人同意将沈浩的骨灰安葬在小岗村。沈浩的妻子王晓勤说,沈浩活着的时候很多工作没有完成,死后要看着小岗村一天一天好起来。(记者罗宝李揽月周连山)
【作者】: 【时间】:2009-11-15 【人气】:
昵称:验证码:


【注】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你的评论不代表南湖思政网的立场

  6、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