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南湖讲坛

国民素质与民族精神(南湖大讲坛第十八讲 龙协涛教授文字整理稿)

【作者】:龙协涛教授 【时间】:2013-05-13 【人气】:

    今天讲课题目比较大,这么大的题目,我想找个切入点来讲。我们武汉的黄鹤楼面对着长江,再往南边有一个岳阳楼面对浩瀚的洞庭湖。关于岳阳楼,同学们知道有范仲淹写的《岳阳楼记》,他主张“先忧后乐”,这种儒家的积极入仕的思想是正确的,今天我的感觉与古人稍有不同,我是既忧且乐,一则忧,一则亦乐。因为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们国家取得了很大的发展,我到过我们国家的很多城市,很多高校,可能同学们还没有这种感觉,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我们的国家发展前进了,强大了。但正是因为这样,我们又面临着很多矛盾。如果说中国过去很穷,一穷二白,那别人看不起你,要欺负你;国家强大了、崛起了,别人也眼红你,也要跟你捣乱,所以乐的同时我们也要有范仲淹的几分忧,但总的来说我们是强大了。来到民大,我想起了艾青的两句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确实我走过很多地方,我确实对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对在座的莘莘学子充满爱,我觉得你们赶上了这么好的一个时代,国家提供了这么好的发展机遇。这是我在正式讲课前谈的一点感受。

    很多高校都有人文素质教育课程和公共讲座。我认为,国民素质的内涵是比较广泛的,包括公民素质、法制素质、道德素质、科学素质、人文素质。在这些素质当中,我认为人文素质是一个人的基本素养,特别是在当前,十七届六中全会以后,政府推行“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战略,而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要振兴我们民族精神,我们个人的人文素养就显得非常重要。湖北省是教育大省、强省,也是文化大省、强省。今天讲素质,就是说我们打好基本功,要有基本的文化素养。这里我讲一个例子。2002年,当时任总书记的江泽民同志,在中国社科院建院25周年纪念大会上谈到了哲学社会科学或者说人文社会科学的价值或作用。他说,人文社会科学就是认识世界,传承文明,创新理论,咨政育人,服务社会。不知同学们注意到没有,这里的“咨政育人”是咨询的“咨”,这个字用得对还是错? 7月16日江总书记讲的话,7月17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就发表了这个报道,就用的是“咨政育人”。2004年,中共中央有个文件叫《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也是引用江总书记的这段话,也是用的这个“咨政育人”。我们教育部贯彻中央的文件要振兴繁荣哲学社会科学,先后发表3个文件引用这段话也是用的这个“咨政育人”。同学们注意到没有,2009年我写过一篇文章在上海一个小杂志,虽然这个杂志很小,影响很大,它叫《咬文嚼字》,这个杂志很薄,我想同学们要提高人文素养,可以订订这个刊物。它咬”了很多人,包括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中央电视台有些节目也被指出过错误。我当时在2009年《咬文嚼字》第8期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我说这个“咨政育人”用错了,不是“咨询”的“咨”,应该是司马光著名的史学著作《资治通鉴》的“资”。这就是说《人民日报》在发表江总书记2002年的讲话时出错了,这个是江总书记发表的话,2005年还出了《江泽民文选》,《江泽民文选》第三卷492页上,也是用的“咨政育人”这个“咨”也是错的,我是说《人民日报》用错了,中央起草文件的人用错了,教育部起草文件的人也用错了,那谁对了?江总书记对了!在座的龙老师对了!也许同学们说这个北大的老师出来讲课就是很狂,口吐狂言。北大有些老师出来确实讲了一些狂言,在我看来讲了一些不该讲的话,但今天龙老师敢于来讲是有根据的。第一,大家去查《辞海》、《词源》,去查《中文大辞典》,白纸黑字没有这个“咨政育人”,应该是《资治通鉴》这个“资”;在元代、宋代专门设了一个官职叫“资政大夫”、“资政大学士”;这个新加坡的李光耀从总理位子退下来,他当什么职务,叫“李资政”;我们国务院参事室,其作用就是参政、资政。这是一个知识问题。第二个,从理论上讲,这个哲学社会科学的作用,它和党的方针、路线、政策是息息相关的、是分不开的,我们不可能凭个什么东西,制定了党的方针路线,然后再“咨询”一下哲学社会科学,这个理论上讲不通。第三个,要引用一个词语,应该以我们国家领导人的手稿手迹为标准,2002年7月16日的这个讲话有三千多字,没有总书记的手迹。倒是1998年,在建国50周年前夕,江总书记给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写了一封亲笔信,这封信上说,我们明年要迎接建国50周年,希望我们当时研究室的同志们努力工作,充分发挥党史和中国革命史资政育人的作用。江总书记亲笔信写的“资政育人”就是《资治通鉴》中的这个“资”。所以我说今天在这里讲没有口吐狂言,是有根有据的。

    我讲这个例子就是说这反映我们现在在提高人文素养这方面的紧迫性。我们的青年学生要提高人文素养,国家工作人员、各级人员都要提高人文素养。十七届六中全会这个决定也引用这段话,也是用错了。所以我为什么要讲这个,这说明我们要建设一个文化强国、弘扬中华文化这个大的战略我们一定要加强人文素养,这是一个例子。第二个例子,余秋雨是我们同学们很尊敬的文化学者,他担任过青年歌手大奖赛若干届的知识评委。担任知识评委的余秋雨先生,写了很多书,我们青年学生中有很多人是他的粉丝。余秋雨先生有很多书大家很喜欢,但是还有一本关于余秋雨的书,同学们听到可能有点吃惊,这是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余秋雨作品文史知识错误100例》。我讲这个例子丝毫没有否认余秋雨先生的成就,他是我敬佩的学者,和我们高校的一些学者、教授相比,我认为余先生还是非常有学问的。我举这个例子只是想说明即使像余秋雨这样的大学者,如果稍不留心,在人文素养方面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错误。所以我们民大举办人文素质大讲坛是很有必要的。

    下面讲第二个问题,就是民族精神。什么是民族精神,民族精神就是一个社会群体的各种行为观念和目的的总和。民族精神是一个民族在长期共同生活中形成的、为绝大多数成员所认同的思想品格、价值取向和道德规范,是一个民族的心理特征、文化传统、思想情感的综合反映。那么思想品格、价值取向、道德规范,我想我不用讲同学们脑子里就会蹦出一句话,那什么是我们的民族精神?我想就是我们讲的很多的我们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这就是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最近北京提出了一个北京精神——爱国、创新、包容、厚德。这八个字四句话,就是说这个厚德就包括包容,你厚德你就自然包容,所以我们古人讲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就包括中华民族是勤劳的、向上的、拼搏的,这个都包括进去了。那么今天我们讲民族精神,就是希望通过弘扬民族精神来找到我们的精神家园。黑格尔在《哲学史讲演录》中就说,“一提到希腊这个名字,在有教养的欧洲人心中尤其是在我们德国人心中,自然会引起一种家园之感。”就是在欧洲,包括美国这些西方国家,他们的精神家园在哪里?就在希腊,就在雅典。这是希腊文明孕育了基督文明、西方文明,是他们的家园。中国提出弘扬民族精神,应该一提到“中华”这个名字、“中华民族”这个名字,也要唤起我们中国人、我们所有海外的炎黄子孙我们所有56个民族的同胞也有一种家园之感,就是感到有一种精神血脉,一种永远割舍不断的精神支柱,一种情感的寄托。记得曾在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香港的歌手张明敏演唱的《我的中国心》中有这样一句:“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所以希望大家即使身穿的是各种民族服饰,心还是中国心、中华民族的心,56个民族是平等的。讲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这个民族精神,又必须和当前强调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联系在一起。关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表述很有意思,同学们在上理论课时可能听老师讲了,但这次作为国民素质来讲,这个表述是有多种表述方式的,这里举出五种:一种是说“以人为本,民主公正”;另外一种是“以人为本,共同富裕,公平正义,文明和谐”;第三种是“民主,公正,和谐”;第四种是“自由,民主,文明,和谐,富强”;第五种是 “人民民主,共同富裕,中华复兴,世界大同”,这是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光明日报》一直在讨论。我们民族院校的同学可能注意到民族学专家费孝通先生关于中华民族和世界发展远景有一段著名的讲话、一种表述,他怎么表述的?他说中国和世界的前景应该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世界大同”,就是各个国家、各个民族,你要珍惜你自己的优长,就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你去赞扬或者吸收别的民族的优长,然后大家的优长都汇集在一起,“美美与共”,这样就达到“世界大同”的境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表述不一样,现在各个城市对每个城市的精神体验不一样,我们也看到武汉提的武汉精神。我这里给大家一个材料,可以讲一讲。有些城市提的城市精神有意思,有的比较一般。北京我刚才讲了,上海提的是“公正、包容、责任、诚信”;重庆提的是“登高涉远、负重向前”;江苏提的是“创业创新创优、争先领先率先”;山东提的是“改革创新、开放包容、忠诚守信、务实拼搏、敢为人先”,这个长了一点,应该简练些;浙江提的是“求真务实、诚信和谐、开放图强”;福建提的精神“爱国爱乡,海纳百川、乐善好施、敢拼会赢”,因为时间关系我不一一例举了。我研究过这些城市这些省提的精神,我倒是觉得不要老是就“自由”、“文明”、“和谐”这些词打圈圈,我们更应该有创新。上个月,我到广西,我们这里肯定有广西籍的学子们,还有壮族的学子们,广西当时想提这么两句话:”矮矮的个子攀高高的山,短短的腿子走长长的路。”我觉得这个就很有创意。

    关于民族精神应该说有两条规律。第一个规律是在民族危亡时,国难当头,这个时候容易自暴自弃,容易产生民族自卑感,但另一方面,也是在这个民族面临危亡的时候,又能多难兴邦,激发救亡图存的民族精神,激发国民大众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这是一个规律。第二个规律就是民族走上坡路的时候,强大起来的时候,一方面产生一种自豪感,一种民族的不断奋发图强、不断拼搏、超越一切的精神,但另一个方面,强大了、富强了之后也容易贪图享乐,也容易消磨民族精神。这是两条规律,它也是矛盾的。

    中华民族经过血与火、凤凰涅槃,在走向复兴的道路上大致经过了七次重大变革,也树立了七个里程碑,这是我对中华民族复兴道路的观点。第一个就是1898年的戊戌变法,第二个就是1911年的辛亥革命,第三个就是1919年的五四运动,第四个就是1945年抗日战争取得伟大胜利,第五个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第六个是1978年的改革开放,第七个就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成功举办。这些我不好一个一个讲,我讲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同学们读一读北大著名学者、哲学家冯友兰写的《国立西南联大纪念碑碑文》。西南联大就是在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时,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合并而成的大学。由于抗战形势,我们不可能待在北方,后来就一直退,先退到长沙,后从长沙退到昆明,那些师生是徒步,跋山涉水到昆明。在经过八年抗战,后来我们抗战胜利了,西南联大解体了,这3所大学又回到北平,分别成立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就这个事冯友兰老先生写了《国立西南联大纪念碑碑文》。他对中华民族的精神、对中华民族的这个国运的见解,不知政治理论课老师讲到没有。《国立西南联大纪念碑碑文》里面有非常精辟的思想,我讲两点。第一点,我们知道毛泽东讲过“两个世界”,其实在毛泽东之前冯友兰也讲过三个世界。他在碑文中讲到,世界上有的国家是有古没有今,这也就是说有古代的辉煌没有今天的发展,就像古代的巴比伦,就是今天的伊拉克,古代巴比伦的文明是非常辉煌的,也包括波斯,今天的伊朗。这就是说有的民族是有古没有今,而有的民族是有今没有古,典型的就是美国,美国有今天的辉煌,但是美国只有两百多年的历史,讲了两百年以后就没法讲了,就讲到欧洲去了,它是有古没有今。唯有中华民族,我们今天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就是既有古又有今。第二点,他说翻开中国的历史,从三国以后,特别是魏晋南北朝,开始是西晋,东晋在江南,在中国历史上,只要有一个政权过了长江,最后就在南方被消灭了,晋朝就是这样。宋朝分两宋,南宋在南方,首都在杭州,最后也灭亡了。大家去香港旅游,香港有个九龙,九龙就是南宋当时的忠臣背着南宋的小皇帝跳海的地方。文天祥写过“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诗句里的伶仃洋在哪里?就在我们今天的香港,所以南宋就是在香港这一带灭亡的。明朝后来在云南这一带建立了南明政权,最后也在南方灭亡。抗日战争也是这样,我们在北方支撑不住,南京也守不住,也是退到南方,我们共产党八路军在延安、在西北,但当时的国民党政府退到了南方,按照国运,退到南方就要灭亡,但是我们没有灭亡,我们又胜利了,又返回北方。冯友兰就说,中华民族的国运似乎改变了,我想,从这个角度来讲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很到位的,这是新的视角。

    第三个问题,就是我们强调民族精神,这是个很大、涵盖面很广的精神,比如说有雷锋精神,后来有铁人精神、孔繁森精神,这些都可以放在民族精神里面。还有井冈山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这都是民族精神,但我今天不讲这些具体的精神,就是说这些精神汇集起来,从文化层面形成什么样的精神。这个精神就是“强基固本、凝魂聚魄”的精神。我们讲,文化是一个民族的“遗传基因”,那么要问,文化的“遗传基因”是什么?文化的遗传基因是文字。所以中国的文字、中国的语文就是我们民族的遗传基因的基因,是我们民族精神的基础的基础。这就是从文化、人文素质这个角度来看。现在一般都讲,我们中华民族有四大发明,在我看来,中华民族应该有五大发明,第五大发明是什么,就是我们的汉字,汉字奥妙无穷。 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把汉代毕昇发明的活字排版表现出来的活字方阵,我看了很激动,我从那个活字方阵就联想到我们60年国庆阅兵式的方阵。正是有能够创造出活字印刷术的优秀中华民族的子孙,才能有60年大庆这样一个震惊世界的、威武雄壮的阅兵式方阵,这两个方阵是有内在的联系的。我们知道,以色列是一个小国,但是以色列人很了不起。以色列虽然国小,但是能量大。我们就以几个以色列人为代表,从近代开始数起,爱因斯坦、马克思、弗洛伊德等等,这都是有划时代意义的人物。以色列这个国家虽然国小但能量大,最根本的是以色列的文字——希伯来文是世界上很优秀的文字之一。文字就是火种,只要火种在,这个民族就会兴旺发达起来。所以,我们虽然经历了很多磨难,但我们终于能够从苦难走向辉煌。关于汉字的奇妙可以讲很多,但我只讲一点。2008年,奥运会在中国举办,可是奥运会最早在那举办呢?在希腊的一个村,奥林匹亚村,我们现在一般叫奥林匹亚。在我们北洋政府时期,当时已经派观察员出席奥运会,回来之后是怎么翻译的呢?把“奥林匹亚”翻译成“我能比呀”。他说,我参加了一个“我能比呀”运动会。我看了这段历史以后,我就觉得如果我是国家体育局的局长,我觉得可以把“奥林匹亚”恢复成“我能比呀”,这既是一个音译,同时又是把奥运会的精神,它的一种竞技的功能传达出来了,这就是汉字的一种奇妙。中国现在是联合国的5个常任理事国之一,联合国的文件要翻译成几个大国的语言,同样的一份文件、一份决议,用英文翻译要10页纸,用法文翻译要8页纸,用饿文表述要7页纸,用汉字表述就是3张纸,很简洁。汉字还有一个特点,除了刚才讲这些,我希望大家记住这段话,这是国学大师刘师培讲的,他说汉语同英语、法语、德语、俄语相比,最根本的特点和优长就是骈俪、对仗和赋体,所以我们要记住骈文,我们要学会对联,对对联的知识要有相应的素养,这是对汉语文字最根本特点的把握。我在2009年为北大的著名学者季羡林先生写过挽联,而且被采用了。季先生是著名的学者,他住院时,温家宝总理6次去看望他,他去世时,印度总理辛格给温家宝致电,表示哀悼。按照中国的传统仪式,我们要致悼词,但是要一副很好的挽联,因为这是文化学者,所以这个中国的传统文化修养要保留。当时很多人写了挽联,我写了这样一幅就被采用,这是新华社发的一个通稿,我给大家简单念一下,上联:文望起齐鲁,通华梵,通中西,通古今,至道有道,心育英才光北大;下联:德誉贻天地,辞大师,辞泰斗,辞国宝,大名无名,性存淡泊归未名。季先生是山东人,他是从孔圣人的故乡走出来的,他的学问一般来讲就是博古通今,学贯中西,但是季先生不一样,他,通中西,通古今,还通华梵。季先生是研究梵文的,当然印度文化也算东方文化,但同样是东方文化里面,他又是不一样。有这么一个高深学问的人就是“至道有道”,也就是最高的学问,最高的境界。他是“心育英才光北大”,季先生一直都是北大的教授,北大以有季先生这样的人而感到荣耀。下联就是写他的人格,写他的品德。“德誉贻天地”——现在人去世了,这个德誉贻天地。这里我要讲一个情况,季先生他的声望非常高,你看,温家宝六次去看望他,当时媒体就说他是学术大师、学术泰斗、中国的国宝。在2006年,季先生郑重向媒体发表了他的讲话,“从今以后要辞去三顶桂冠,以后你别称我为学术大师,别把我当成是学术泰斗,也别把我当成什么国宝,我就是我,我就是季羡林!”我把季先生的这个事实写进去了,而且我就觉得我的这个三通是很对仗的——“通华梵,通中西,通古今”,这是一个比前一个高。下面一个是“辞大师,辞泰斗,辞国宝”,辞去了这些名分,那么就是“大名无名”。 “大名无名”是《老子》里面的话,老子还说过“大象无形”。的确,像季先生这样的大师,不必有什么像“大师”之类的定语,大师、泰斗、国宝都去掉,就是季羡林这三个字,就足以作为一个文化符号,就足以表示一座学术高峰。那么季先生去世了,按照中国人的良好愿望,他的魂魄要回到他生前工作过、生活过的地方,他热爱过的地方,那么他辞掉这些是“性存淡泊归未名”。这里,大家可能都知道北大有一个湖叫未名湖,当然,比起我们的南湖来说不称其为湖,但它当时就叫未名湖。这有个来历,就是当时给校园景观命名的时候,这个楼叫什么楼,这个亭子叫什么亭子,这条道路命名成么道路都已经解决,就剩下这个湖怎么命名。后来国学大师秦牧,他当时就说,以无名为有名,就叫未名湖。同时,这也可以警戒知识分子从骨子里不要好名好利,在思想上应该淡泊为怀。所以这个未名湖是北大的一个标志性的人文景观,所以到北大有很多人提到未名湖。季先生是写散文的,关于未名湖他写过两篇优美的散文,一篇叫《情系未名湖》,一篇叫《梦萦未名湖》,所以我写的是“性存淡泊归未名”。所以说这个人文素质、民族精神,它体现在我们的文字里面。还有胡适是大家所熟悉的文化学者。毛泽东说新文化运动的总司令是陈独秀,但是副总司令是谁呢?毛泽东没有说,龙老师今天可以在这里说,副总司令就是胡适。胡适的功劳很大,关于胡适的传记很多,研究胡适的文章、著作更多。那么我们要了解要认识胡适有一个最直观最简单的方法,那就是你记住蒋介石在胡适去世的时候送的一幅挽联。当时蒋介石在给胡适的挽联中写道:“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他是新文化的代表,但是遵守旧的道德,即他的原配夫人是按照父母之命媒妁之约结婚的,他还恪守中国人的传统道德,虽然他也有新思想,但是他内心是痛苦的。他有新思想,他没有像徐志摩那样不断离婚,不断结婚,他是恪守从一而终的。我觉得这个把胡适的本质就掌握了。

    讲民族精神可以讲很多,但我今天只是从文化层面或者从形而上学的层面来讲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美国的未来学家约翰·奈比斯特的《大趋势》一书非常有名,书中说,当今各国经济在全球化过程中将伴随产生语言的复兴和强调文化的特点……简而言之,今天瑞典人会更瑞典化,中国人会更中国化,而法国人也会更法国化。我是同意奈比斯特的观点的,我们今天如何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保持中华民族的文化特征、中国人的精神风貌?我想今天我们党和政府提出“文化强国”,这也是体现了约翰·奈比斯特的精神,我们要更中国化,同时也要全球化。这个全球化可以说从近代,从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一直是在西化,但是这个有物质层面的,也有精神层面的。我认为在物质层面,今天我们确实享受了西方带来的世界的进步,这个要承认,我说的是物质层面,这几个字大家要记住,但不要断章取义。你看我们今天这么漂亮的、豪华的学术报告厅,像电脑,这都是西方物质文明所“赐”,包括我们的日常生活,早上起来就要打开电视机看新闻,还要打开电冰箱喝牛奶,生活条件好的还要喝咖啡,一直到晚上睡到席梦思床上,这一套都是西方物质文明所“赐”。所以在这个层面来说,有人就说中国人只剩了两根筷子,这是两千年传下来的,当然,这个话说得极端了一点。就在这个全球化、全球物质文明趋向一致的情况下,那么作为一个有着5000多年历史的泱泱古国,我们怎样把我们的这个文明根基保存好?怎么样让中国人一看就是知道是中国人,而不是日本人、韩国人?那就是要强调语言的复兴和文化的特点。如果说作为一个中国人,你不懂中国的传统文化,不懂京剧,没有看过中国的《红楼梦》,作为中国人你不懂书法,你不懂文房四宝为何物,那这样的中国人就是“空洞化”的,就不具有一个国民的起码的素养。

    前面讲到三个问题,现在谈第四个问题。当前,要特别强调国民素质的养成和民族精神的弘扬,这个国民素质和民族精神的关系是相互依存的。德国的哲学家、美学家黑格尔有个比喻,他把素质和民族精神合起来比作一个洋葱头。洋葱有皮有肉,可哪是皮哪是肉呢?那对于洋葱来说皮即是肉,肉就是皮,如果把皮一层层剥掉,那也就没有肉了。如果我们每个公民个体的国民素养都很低,那我们的民族精神在哪里?作为我们国民当中的精华,最优秀的一部分,我们当代的大学生,他们的素养不高的话,那也是谈不上来弘扬民族精神的。我们的民族精神即使在“肉”当中,也是在“皮”当中,体现在每个人的身上,每个人为弘扬建立民族精神都承担着义不容辞的责任,拥有一份很神圣的担当。为什么要强调弘扬民族精神?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就说过,当历史的尘埃散尽,使我们名垂青史的不是战争或政治上的胜利,而是对人类精神的贡献。就是在今天,我们的中华民族在崛起,我们的经济总量已经排到世界第二,超越了日本,仅次于美国。到2040年,我们可能要超过美国。按照肯尼迪的说法,在经济总量上取得了胜利,就像战争上取得了胜利,政治上取得了胜利,这些都不算,最根本的是你在精神上要拿出东西,要取得胜利。有“铁娘子”之称的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和肯尼迪的境界相同。因为在最近几年,中国制造的产品,大到轮船、高铁,小到儿童玩具,好像到处都充满了中国制造。有人就说中国了不得,有点害怕中国。撒切尔夫人就说,这不用害怕,中国现在只是输出一些物质产品,而且是科技含量不太高的物质产品,中国还没有输出思想,还没有输出精神,美国既输出物质产品,也输出精神、思想。美国输出什么思想?就是美国价值观,就是所谓民主,所谓人权。所以中国也要输出我们的思想。

    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国际地位的提高,世界上兴起了学汉语热。世界上有很多个国家有很多所孔子学院。中国的圣人,孔夫子的思想,为西方所认同,甚至按照西方有的学者,例如英国的历史学家汤英比就指出“21世纪只有用中国孔子的思想、儒家的学说才能拯救世界”,按照这个说法,我们的孔子学院已经在世界的很多地方建立起来了,所以我们说民族精神很重要。过去常说落后就要挨打,进行这样的教育是必要的,要经常讲反复讲。的确,一个国家如果没有科学技术,一打就倒,但同时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民族精神,那是不打自倒。一个国家,如果失去国土和人民,那叫亡国;一个国家,如果失去民族精神和文化传统,则叫亡种。我们应该从这个高度来认识弘扬民族精神的重要性。

    中华民族经了一百多年的艰苦奋斗,中国的文化和西方的文化经过了一百多年的碰撞,经历了这么几个阶段。第一,鲁迅先生所讲的,叫拿来主义,是把西方的东西拿过来的这么一个阶段。五四时期,毛泽东讲中国人当时是拜西方人为老师,恭恭敬敬地把西方的两位大人物德先生、赛先生请进来,苏联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也是西方的的文化,也包括制度,社会主义革命是它送进来的,这是过去的阶段。按照季羡林先生讲的,我们今天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东方要走向复兴,东方文明是可以拯救世界的,就是要把东方文化送出去,把中国文化送出去。所以说,东西文化的碰撞是经历了四个阶段:一个是“拿过来”的阶段,一个是“请进来”的阶段,一个是“送进来”的阶段,今天,我们要“送出去”。

    第五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的民族精神要靠国民素质的支撑,人文素质是国民的基本素质。过去讲某某人他文化水平不高,甚至说这个人就是文盲。这个文盲我认为要做具体分析,有两类文盲,一类是现代文盲,一类叫传统文盲。现代文盲是说不会讲外语,对电脑知识知道得很少,不会上网,不会开汽车,这可以称为现代文盲;另一类叫传统文盲,传统文盲就是说我们作为一个中国人,对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知识知之甚少,语文水平不高,中文写作能力比较差,就可以归结为传统文盲。可喜的是现在我们年轻一代,像在座的各位,可以说现代文盲在减少,但是传统文盲在增加。所以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我们强调这个人文素养,我想今天在座的可能有各个学科的,有文科的同学,也有理工科的同学,学人文科学的,学自然科学的,但是我告诉大家,不管是学哪个学科,这个基本的人文素质都是要具备的。我刚才讲到冯友兰先生讲的那些思想,我还要告诉大家北大另外一位和冯友兰齐名的,就是著名的哲学家、美学家朱光潜先生。朱光潜先生就讲,他说如果一个人的人文素质很低,不懂得欣赏文艺,没有基本的审美能力,就是“精神残废”,也可以说他患了“脑偏瘫”。我认为文科的学生、理工科的学生都应该强调人文素养,这个我不举很多例子,就举袁隆平——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在水稻育种方面的科学技术,那是一种开创性的工作,而且袁隆平的小提琴拉得非常好。所以我们中南民族大学坚持人文素质教育讲座,那就是让我们大家避免成为“脑偏瘫”,避免成为“精神残废”,而且我告诉诸位,你学工程技术、学逻辑、学理论,你写学术论文,用概念、用逻辑、用抽象的思维,这只是用了左边这一半脑子,那右边这一半脑子,我认为我们好多青年学生没有用到,右边这一半是管形象思维的,是管情感思维的,是管创造的。我们就要通过这个人文素养,把左右脑都利用起来。季羡林先生他研究梵文,梵文很枯燥,全国能够懂梵文的大概不超过30个人,但季先生除了研究这么枯燥的学问外,他写过那么多生动活泼,很打动人的,又能把青年人的情感表现出来的优美的散文。像钱钟书,钱钟书也研究中国古典诗词,也研究西方文艺理论,他写的《谈忆录》我们有时看不懂,可他同时又写出《围城》这样一本打动人的小说。像这种大师,都是两半脑子均能够开动起来的人。所以说,我今天讲这个国民素质与民族精神最后归结一点就是说人文素质教育就是通识教育,我认为也可叫全脑教育。

    这次讲课,我临时想到,特别是面对我们家乡的学子,面对我们56个民族优秀的才子才女,我也想到这么几句话,这不算诗,我可以念一念作为讲座的结束语。我念一下:“神州沃土,华夏膏壤,灵感来自五千年文明,激情来自万里河山;北国才俊,雪飘江南又添新绿,五千年文明是永不飘散的芬芳,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团结坚强如钢;五十六个民族的儿女啊,齐携手血脉汇集,五十六个民族的子孙啊,是祖国的精英,华夏的栋梁,切不让传统文化之河断流,让我们的民族精神,像奔腾汹涌的黄河长江。”

【作者】:龙协涛教授 【时间】:2013-05-13 【人气】:
昵称:验证码:


【注】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你的评论不代表南湖思政网的立场

  6、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