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广角镜头

今昔江城

【作者】:张敏 【时间】:2013-09-25 【人气】:

图/张敏     文/陈言

        “后市前街屋似鳞”,这句话形容的是200年前汉口的景象。然而如今,繁华不再专属于汉口,武汉把这句话淋漓尽致地演绎到了三镇。

         高耸入云的楼宇,川流不息的桥道,人声鼎沸的商场,这一切都见证着这座江城如今的面貌,它就如这里的夏天一样,热烈而繁盛。

         江城的夜,因缀以华灯而格外浪漫。它宛若诗人,自由奔放地吟哦着只属于它的诗。当你漫步其中,与这座城的故事会弥漫进你的身体。而它的历史,则在你的眼前层渐递解而出。

        江城自古桥多,长居武汉的人们会熟知很多带有“桥”字地名,譬如六渡桥、三眼桥、积玉桥。“凡以桥名者,尔时皆湖港”,然则时间涤过,彼时的湖港退成了陆地。在如今的江城,提起桥,大概每个人都会首先想到这座“万里长江第一桥”吧。

        长江最大的支流汉江在武汉中心地带的龟山脚下与长江汇合,把武汉切成了三镇。自从一桥飞跨南北,天堑变通途后,武汉人对于这座长江大桥的感情是深厚的。它也是行经武汉的旅人们的必来之地。这座桥在长江之上屹立了57年,它是武汉岁月的碑铭。这座万里长江第一桥的设计、建设者的平均年龄竟不到40岁,这又展现了武汉的开放与活力。

        然而江城的江面上何止一座桥。

        江城的人对于这条江又何止一段情。

        武汉人与江水是融在一起的。在这里,连东西南北都被弱化,方向简化成了水的走向,只有“高头”和“底下”的说法。长江已是他们生活的指向。

        从张之洞督鄂时的兴修铁路,到如今的上有轻轨飞驰,下有地铁穿梭,武汉在呼吸吐纳间完成了自己的蜕变。火车是离愁的载体,而当旅人们或出发,或抵达,或经停这座城市,业已泛黄的钢轨与不再青涩的石基会给他们一种厚重感,安抚离人的愁绪,焕起新客的神采。

        市井气在武汉尤为浓重。在较为苍旧的巷子,你会发现电线杆上竟赫然标注着“晾衣绳”,而错综复杂的线路,破败残旧的红墙,五彩斑斓的衣物,阡陌纵横的小道,俨然构成了一幅武汉的市井画卷,这便是武汉真实的民间。几十年前,武汉的人们还会在难耐的夏夜露宿街头,那时候的夜街,两旁摆满了床铺,躺满了小市民,浙派景象可谓壮观。赤膊抽烟的男人,骂骂咧咧的悍妇,文明在这里需要放宽些尺度。然而正是这些风土民情,揉出了武汉独有的韵味。

        如今天气即便再热,武汉人也不再“露宿街头”了。武汉的发展,空调的普及,让这里的人们不再因高温震颤。不过哪怕夏天再暴虐,繁华的商业街还是会时刻人头攒动,因为武汉人出了名的急性子,时间到了这里仿佛快了起来。

        我们清楚,哪怕在武汉稍作停留,你便不由自主地“武汉化”起来,缘于天气,缘于人群,缘于自己。或深或浅,取决于你,但若想超然物外而在这里遗世独立,由不得你。在当下城市精神里,能毛皮不损孑然独立者,能有几许?更何况,这里是武汉,这座精于俘获的江城。

        尽管武汉人穿不过上海人,玩不过北京人,吃不过四川人,而住在这里的人们也总在抱怨武汉的狂热,武汉的俗气,武汉的拥堵。但不得不承认,更多的人是会爱上这片土地的,也欣然接受它对自己的熏陶和改变。

        一猫一犬、一草一木、一砖一瓦,这一切无不蕴带着江城的热情与迷力吸引着在这里的人们。无论土著还是过客,无论贫穷抑或富有、无论健康甚至病患,江城都在试图用它地开放、热烈、包容、进步感染着每一个人。

        漫步在长江大桥,漫看灯火通明的两岸;行走在黄鹤楼下,仰观神秘美丽的历史;安步在昙华林里,流连咖啡弥漫的小馆。你再也无法对这里的一切忘怀——你所走过的路,你所拍过的景,你所遇到的人。

        自那以后,每每听到江城,听到武汉,心里便亮起了一盏烛灯。

 

本期责任编辑: 张敏

【作者】:张敏 【时间】:2013-09-25 【人气】:
昵称:验证码:


【注】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你的评论不代表南湖思政网的立场

  6、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