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省内新闻

武汉电动车业几近崩盘 一个月正规车卖不出百台

【作者】: 【时间】:2013-12-02 【人气】:

    10月15日,《武汉市电动自行车登记上牌目录管理办法》实施。11月1日,武汉市公布了准许上路的16家企业92款车型。

    按照规定,未纳入目录的电动自行车,均被视为“超标车”,不得在武汉市内销售。

    这是武汉市公布的第一批准许上路目录。据记者了解,第二批准许上路的车型目录即将公布。但据预测,最终被纳入目录的生产商总数将不到40家。而目前,在武汉销售的电动车企业数量超过80家。

    淘汰已经开始。与此同时,留下的生产商需要面对残酷的现状:首批目录公布后一个月,整个武汉市卖出的正规“目录车”不到100辆。

    全年销量或减半

    10年来,历经数次政策变动,武汉的电动车行业从未如今天这般风声鹤唳。“今年初我们定下的销售目标是增长30%。现在看来,能持平算不错了。”虽然有7款车型纳入第一批目录,但武汉圣宝龙公司总经理翁增斌对前景仍不乐观。这家公司正遭遇成立14年来的最严寒冬。

    翁增斌称,以前200多个工人时常要加班,现在流水线则时常吃不饱。他的公司上半年每月生产电动自行车1万台,5000台销往外地,5000台的市内销售。直到6月28日,为了等待新的电动车管理办法出台,武汉市管理部门停止了新购电动车的上牌工作。“翁增斌们”立刻开始亏损。

    在业内期盼中,新的管理办法终于在10月15日出台。但11月1日出台的“目录”,变化之大,几乎让电动车业内销售陷入停顿。

    三阳路电动车市场一门店老板刘月明说,做了8年的电动车生意,这样的情况还是头一次见。以前一天七八台车不成问题,现在经销商基本是靠维修和售后度日,“不少门店甚至干脆关门歇业”。“一个月来,武汉市内目录车的整体销量,不会超过100台。”武汉本土电动车品牌代理商魏军对记者称。因市场冷淡,不少经销商都打起了退堂鼓。魏军的压力也不小,“门面费一个月1万,3个员工每人每月7000元的薪资要保证,还要包生活。”

    魏军一个月来卖了7辆车。

    而据武汉市电动车行业协会会长翁增斌昨日估算,首批目录公布以来一个月,整个武汉市卖出的正规“目录车”不到100辆。

    与市场的冷清相比,武汉市电动车行业协会的办公室则颇为热闹。该协会秘书长陈国建的电话整天响个不停,“都是会员们的咨询电话,毕竟市场不明朗,大家都很担忧”。

    据了解,武汉共有电动自行车品牌经销商80余家,有16家企业90余款产品上了第一批目录,第二批目录公示后,或有40余个品牌淘汰出武汉市场。

    该协会前任会长徐瑞泽预测,武汉500多个电动车销售点以往的年销售量为50万台左右,今年可能难达30万台,且绝大部分为上半年销量。

    十年最大生死劫

    “电动自行车的管理政策变动过很多次了,行业的发展就是波动又螺旋向上的过程。”武汉黄鹤电动车老板邹向东认为,相对前几次,这次最为猛烈。

    1998年,电动自行车在江城崭露头角。不少企业看准了商机,武汉“圣宝龙”便是这个时期成立的电动车公司。但在2001年,武汉市交管局突然下文严禁电动自行车上路,武汉的电动自行车一度销声匿迹。

    转机出现在2002年4月。武汉市颁布“禁摩令”后,电动自行车企业迎来意外的惊喜。2003年,邹向东成立“黄鹤电动车”公司,而翁增斌的“圣宝龙”公司,电动自行车的年产量则从最初的几百台,一跃攀升到4000台。

    值得指出的是,武汉的电动车生产企业截至目前仍只有3家。

    2011年6月,管理部门再次对电动自行车进行严格管理,要求市内的电动自行车登记上牌,并先后公示了四批符合标准的电动自行车目录。

    这一次严管,刚开始影响很大,不久市场便回暖。当时管理办法仅要求时速不超过26公里,且正赶上国内对电动自行车的争议浪潮,武汉的电动车企业逃过一劫。

    也正因如此,今年10月推出的全新的管理办法,其标准之严,令生产商和销售商大吃一惊。

    根据新办法,新车时速不超过20公里,整车重量不能超过40公斤,须安装超速断电装置。最“致命”的是:车型必须纳入“目录”后才能生产上市。

    武汉市电动车行业协会秘书长陈国建说,此前市场上的电动自行车时速普遍在40公里以上,重量也不合规,几乎全为超标车。

    对此,参与新办法制定的武汉市交通专家胡润洲解释称,“武汉的电动自行车保有量在100万辆以上,远超一线城市,而中部的长沙、南昌等地,最高也不过80万辆。”他认为数量庞大的电动自行车,给交通带来极大隐患。据相关部门的统计,武汉近七成的交通事故由电动车造成。而随着“电动摩的”的兴起,带来了很多社会问题。“电动自行车是打擦边球的产品,国家认可的是人力电动自行车,即‘人力优先’,骑行困难时才能使用电力。”胡润洲认为,这也注定该行业遭遇坎坷。

    转型升级清库存

    无论如何,“电动车新政”已是既成事实。企业与销售商唯一能做的是转型、升级,同时想办法清理库存。

    为了达到新办法的产品标准,企业必须从制造材料上做文章。

    陈国建介绍,企业为达标需要使用更轻便的铝合金车架和锂电池,不过这样会直接造成生产成本上升。“圣宝龙”与“黄鹤”两家企业负责人均称,以前的铅酸电池价格为300多元,而锂电池的价格则达1000多元,贵了2倍。这也意味着,以前在市内花1000多元可以买个不错的电动车,但现在新型车的价格可能普遍在2000元以上。

    因新型车变化太大,消费者暂时并不买账。“首先是贵了,以后或许会降价。现在上市的车比以前更小、更慢,款式也不多。”采访中多名市民表示,对新车他们还在观望中,毕竟之前上牌的超标车,要到明年10月1日才禁止上路。

    让不少业内人士担忧的,还有强制安装的“超速断电装置”。这个装置将使超速的电动车在行驶中自动断电。有技术人员表示,安装了这种装置之后,新型车在爬坡或突然加速时可能存在安全隐患。

    而对于未来得及卖出的超标车,企业和代理商的策略是将产品向外地转移。“目前,大多数经销商没销售出去的超标车,都会退还给厂家更换成新型车,未来省内地市县的市场竞争会加剧。”从业8年、目前担任某品牌大区经理的黎先生说,因三四线城市品牌齐全,竞争十分激烈,超标车运到外地之后,或许只能靠降价来提升销量。

    据了解,黄鹤、圣宝龙等公司的超标车生产线并未停止,“超标车在其它地区可以卖,这也能减轻企业目前的亏损。”

    不过,新办法造成的市场波动,在企业看来也并非全是坏事。翁曾斌说:“以前电动车行业没有门槛,有80多个品牌在市内竞争。新办法实施后,最后的准入品牌可能只剩30多家,对本土企业是好事。”

    而黄鹤公司的邹向东也认为,以往杭州、成都等地都曾制定电动自行车的管理法规,短期行业有波动,但长远看来均是本土企业受益。

    除了电动自行车,两家企业的负责人均表示,将开拓三轮车、超市叉车、家庭增程车等特殊用途车辆市场。“现在是行业阵痛期,随着消费者对新车的了解,以及技术的提升,新型车肯定会受欢迎。毕竟武汉市场需求量巨大。”武汉市电动自行车协会前会长徐瑞泽说。

    他认为来年3月市场将终见分晓。

【作者】: 【时间】:2013-12-02 【人气】:
昵称:验证码:


【注】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你的评论不代表南湖思政网的立场

  6、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