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广角镜头

关于青海的记忆

【作者】:俸清艳 【时间】:2013-12-09 【人气】:

        “山坳中的油菜花灿烂宣泄草原的秘密天空溺爱的白色巨兽疯狂嬉戏牛群洒在草垛上挂成镶满珍珠的黄金马爱的太阳不落有风在草地上奔跑……”——这便是我与青海有关的记忆。我对青海的了解同李志对待郑州一样,我们各自都知道的不多。

 

       《红与黑》——再没有哪首歌能恰如其分地描画此情此景。我想我踏不起风,风说,我只需要把残留在内心的杂碎暂时放一放,然后它就可以吹起我身处良辰美景的每一寸心情。

 

        再没有哪份时光能将年轻的生命如此彻底地释放。我想我追不上流动的水,水说,我只需要大口大口地吸着高原上的空气奔跑,然后它就可以停下来等等我不停追逐的脚步。

        夏天的草地开满格桑,阿妈会用格桑编制花环给卓玛。秋天的青海湖畔只有长得不高的油菜花,阿妈用草给扎西编织草绳。

        我虽只是旅人,毕竟入乡随俗。半途路过这里,也应下马致意。你可以放心地跟经幡诉说心底的话语,它们不会出卖你。你亦不会感觉孤独,因为经幡会把你的话语组成歌曲。风用淡淡嘶吼的嗓音把这首歌唱到遥远的天际。

        我夹杂在成百上千遍地滚动转经筒的朝圣者间,试图去理解他们的笃信和坚定。

     太阳普照着大地上赤脚奔跑的她的孩子,他们真诚,他们善良。

他们的眼睛充满了朝阳的童真,又有夕日的淳朴。 

        与青海有关的记忆,停留在塔尔寺的晴天,洒了一地的阳光。躁动的一群生命为矗立不动的建筑抹上了琳琅满目的色彩,所有生命如同清空的酒杯,坦然地盛满上天的馈赠后温柔地醉酒。

        农妇对眼前的景色已经熟视无睹,正如我之对故乡。不过,她肯定也会与我一样,离开之时会心怀想念,辗转之际浮起涟漪。

在西宁的街道,随处可见卖老酸奶的人。老酸奶也是西宁的一道风景。 

        多彩的藏饰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乱也乱得耀眼。我不想买,因为我只想看着这些五花八门的颜色交织在一起,幻想着她们有多耀眼就能堆多漂亮。

        看客无法停在同一个地方,却也希望每到一处能有一所不漏雨的房子迎接她。房子不大,只要能容纳下旅人赶路的奔波苦累,宽容她压抑的挣扎和不羁的流浪。

        屋檐下的鸽子还在旁若无人地你侬我侬,它们才不管凡人的喜乐忧愁,它们不去想明天该去向何方。及时行乐,有时只需要一份心跳。

        与青海有关的记忆,停留在海子的诗里。也许,我是因为海子的字字句句打动心底所以决定探访他心内空空的戈壁。

        海子走过几个城市,爱过几个人?那些城市不会走,风土人情留在他的诗里;那些花儿始终随风四散飘去,要么在天涯海角定居,要么化作一匹洁白柔软的羽毛夹在他诗集的某一页里。这个城市有足够宽容的胸襟,装得下他悲壮的豪情和怆痛;这个城市有足够的温暖和窝心,赐予他一夜的星空无垠;这个城市足够的绝情,星空只一夜,黎明前风沙剥夺他流淌脸庞的泪滴。

        德令哈。

        海子,我读不懂你,我想自己去了解它。走进荒漠,走进戈壁,回头望时,这条路空无一人,即使是这样,没有想过回去。

        我说羊走得慢,可是风起时避一下黄沙,它们已了无踪影。追赶羊群,从烈日到夕阳西下,四散觅食的羊群聚集成队伍与牧羊人一同归家。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妇人怕黄昏的风沙,旅人怕黄昏还找不到住宿的家。 

        我看见戴着口罩的夫人盘腿坐在新铺的柏油马路边,她也看见了我这个突然闯入她视线的陌生者。想是这人烟稀少的戈壁,很少有旅人往来。

        我看见孩子在暴晒的阳光下嬉戏。他们是不是在畅想外面精彩的世界?他们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走出去?走得再远,哪怕不再回去,心也始终留在这里。因为这里有绝美的景色,有善良朴实的乡民。

        有时候方向不同,也许是因为物种的不同,也许是因为目标的差异。狗有狗的骨头,羊有羊的草地。我有我的偏执,海子有海子的放逐。所以即使我沿着他的足迹去流浪,也找不到他抒情的滥觞。

        飞鸟已经飞过,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什么也没有留下。唯有抒情,唯有诗,可以化为永恒。

海子,我们都从繁华的霓虹中走来,我们共同拥有过这座城市的尘土飞扬,在不同的时空里,我们在戈壁的怀抱里从白天走到黑夜。我们把空寂的灵魂肆意丢在这片戈壁滩,当所有人都沉沉睡去,无尽的苍穹下只剩下我和昔日的诗人。德令哈,今夜,每一秒都像在吞噬着我们的肉体。

 

        忧伤不是矫情,因为这人世此起彼伏的苦难;诗人不是多情,因为年轻时感情丰盛得像一杯醇香外溢的美酒,最易触景生情,先醉了自己才能用文字使别人沉醉。

        而未曾目睹的旅途总是让旅人在放逐的尽头看见光束,不可不抓住的光束,不得不走下去的理由——曾经有人对我说,一位陌生的大叔给他抽极好的烟,他不问价值几许;给他倒飘香的酒,他不问价值几许;听他如何沦陷在女儿的梨涡,便唤起那遥远而清澈的梦想。他知道,这便是他日夜找寻的价值连城的东西。

        与青海有关的记忆:庄稼黄,想起你朴素而清澈的梦想,充实了二十年的行囊。可惜始终没能亲手捧起那份沉甸甸的丰硕。树叶黄,想起你执恋过的那片深蓝,就像落日余晖让叶子金黄,照得几多千千晚星岁月发烫。岁月如歌,我始终在路上。

 

       后记:因为多种原因,很久没有出去走过。我怀念以往在外游荡的日子。一年前,有个善良干净的少年跟我说,在青海湖边,你要大步大步地奔跑,然后大口大口地吸气,你会清朗。一年后,我寻着他的足迹奔跑、呼吸,在旅途结束时看到我荣耀的梦想。我不耻笑自己的坚持,这不是自以为是的盲信,我心甘情愿耗尽我年轻的生命,去为之无怨无悔地奋斗。庆幸大学前一半我不曾荒废,后一半我亦将竭尽全力。我明白,实现梦想不仅仅是把那个既定目标实现,在前进的路途中你需要学着善良。善良会给人正能量,善良会让内心变得强大。“一个会对别人真诚、用心的善良的人,从不轻贱——如果人真的有高低贵贱之分的话。”关于青海的记忆,海子选择失忆,我永远追忆。

本期责任编辑:杨江林

【作者】:俸清艳 【时间】:2013-12-09 【人气】:
昵称:验证码:


【注】 发表评论必需遵守以下条例:


  1、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2、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4、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5、你的评论不代表南湖思政网的立场

  6、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